本章内容为《毒医丑妃》098全文终的全文阅读页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买外围足球用什么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买足彩买外围安全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 买外围足球用什么软件 > 毒医丑妃  作者:蜡米兔 书号:47606  时间:2018-12-6  字数:16837 
上一章   098全文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之后,百里采薇再也没说话,时间仿佛静止下来,樱桃站在百里采薇身后,低垂着头,嘴角的血渍也不敢去擦,跟她的主子一样默不吭声。

  百里采薇盯着茶杯发愣,浓密的睫在脸颊上投下一片暗暗的阴影。又一个替身?呵,这宫里不知道住进了多少替身,不知道死了多少冤魂?!

  每到夜晚,只要她闭上眼睛,就能听到游在风中的那些女人们凄厉的哭喊,原因仅仅是为了足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对一个死去女人的缅怀,真是可笑之极!

  如果可以,百里采薇巴不得亲手了结了他的性命!从知道真相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恨不得扒他的皮,吃他的,喝他的血…

  只是,就这样让他死去,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他害得她家破人亡,害得公孙柏死无全尸,害得她和女儿人鬼殊途,只是一个简单的死,完全不足以熄灭她心中浓浓的仇恨!更何况,他死了,她怎么办?

  一直以来,她活着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不快活,他不开心不舒服,她就高兴了。只是,真的到了了结他性命的那一天,她会如何?她有能干吗?难道让她去追随那个一直埋藏在她心底,高洁如云的男子?不!百里采薇摇了摇头,从她被元奎掳来,为他生下元越的那一天起,她就配不上公孙柏了。她就脏了!

  “樱桃,去,让少厨房做些太子爱吃的,给太子送去。最近太子很是好学,让他别累坏了身子。他不是最爱吃鱼么?你亲自做,鱼汤要慢慢地炖,汤汁要熬成白色——记住,亲自送去,亲眼看着太子喝了再回来。”

  听到“太子”二字,樱桃心里了口气,可她只是个卑微的奴婢,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听从百里采薇的命令。“是,娘娘!”

  小火,紫砂锅,鱼汤的颜色由清澈透明,渐渐变成了白色,樱桃拔出头上的簪子,扭开上面的珍珠,将里面的紫粉末倒进鱼汤中,没一会儿,紫被白色覆盖,香气四溢。

  唉…樱桃长长地叹气。虎毒不食子,这是人们都知道的道理,可是在皇家,这一定理是不存在的。

  等樱桃回来,已经是傍晚。

  “他喝了?”褪下白天华丽的装饰,百里采薇一身白色绸衣,宛若仙子,时间仿佛并没有在这个尊贵的女人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是。”说这话的时候,樱桃有些不忍。明明是皇上和皇后斗法,为何最后会牵涉到太子?太子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么?

  “你是不是很好奇,本宫为什么会喂亲身儿子毒药?”

  百里采薇笑着,低头把着手上的长指甲,吓得樱桃连忙摇头。“奴婢不敢!”

  “你可以在内心里好奇,但是,若走漏一点儿风声,你的父母和弟弟,就会为你的愚蠢陪葬!”

  “娘娘,奴婢不敢!”樱桃“啪”地跪在地上“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永远会对娘娘忠诚!请娘娘相信奴婢!”

  即便跟在百里采薇身边很久,樱桃还是琢磨不透这个喜怒无常的主子的心思,所以只能一个劲地磕头求饶。百里采薇说的,绝对会做出来。这宫里宫外,死在百里采薇手里的冤魂不少,否则她又怎么能稳坐后宫主位呢!

  “你的忠心,本宫自然相信。起来吧,让人看见,还以为我是凶神恶煞,把这么花枝招展的姑娘吓成这样!”

  百里采薇丢了个小巧的玉瓶在樱桃面前,站起身打了个呵欠“拿去,擦擦!女人破了相就不好了!”

  “谢娘娘——”

  等樱桃走后,百里采薇摸出一直竹哨,轻轻地吹着。竹哨的声音并不响亮,若有若无,一般人根本就听不出来。不过一会儿,一个黑衣人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有什么事?”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身材却很修长结实,他没有蒙面,烛光下,男人的脸有些狰狞,全是被火烧伤的痕迹。

  “我要知道追忆楼里面的女人是谁——”

  “要动手么?”黑衣人做了一个比划的手势,百里采薇摇了摇头。“宫里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热闹了!难得皇上这样在乎一个女人,我要让她活着,然后一点一点地折磨死她,这样,才好玩。”

  百里采薇的话,让黑衣人皱了皱眉,过了许久,男人才发声“采薇,这样做有意义么?被你伤害的人都是无辜者,你这样根本就伤害不到元奎,反而会让自己欠下更多血债!”

  “我知道!”百里采薇转身,凤目含泪“我知道我目前还伤不了他,但是他也不敢杀我!我就是要让他看着所有和那个女人相似的人都一个个地死去,让他多少会痛,只要他痛,我就开心,我就高兴!”

  看着有些癫狂的百里采薇,黑衣人一步跨上前“采薇,放下这一切,跟我走,好么?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离开?离开了,我又能去哪儿呢?”说到这儿,一直游走在她眼眶里的眼泪终于垂落下来。

  “去哪里都行!不要再杀人了,也不要为这些纷纷扰扰忧心了!你原本纯洁得像雪一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听到这话,百里采薇抬起头,眼睛含着讽刺“如果不是元奎,我现在是沧月国的皇后,我和公孙柏会幸福地生活,生儿育女,其乐融融。都是因为他,我才变成现在这样!大仇不报,我死不瞑目!还有郑克,百里影和公孙楠,我都不会放过!”

  见百里采薇心意已决,黑衣人知道自己如何都是劝说不了她的,他能做的,只有守在她身边,保护她。

  “沧月国那边,赵曼和项治钟已经发动政变,现在是项治钟掌权。至于朱莲国,百里蛟不知怎么和项治钟搭上了,有项治钟的协助,朱莲国迟早会落在百里蛟手里。棠喜国那边,郑克昏庸,离亡国也不远了。当初的三国都会被颠覆,你的仇也就报了!”

  趁百里采薇平息愤怒的时候,黑衣人小声将最近天下局势发生的变化一一解释给了百里采薇听。当听说项治钟得了沧月国的江山后,百里采薇冷笑起来“我倒是忘了,还有个项治钟!”

  知道百里采薇会这样说,黑衣人拿出一封信来“这是北边的来信,刚送到。”

  百里采薇接过信,看了信封上的滴蜡,表情一愣,连忙拆开,在看了信后,她的脸又刚才的冷漠麻木,变得激动起来,拿着信的手,也跟着微微颤抖起来,声音更是带着欣喜的哭音“怎么会?她怎么会还活着?怎么会这样?”

  “采薇,怎么了?”

  “你看!”

  黑衣人在看完信之后,表情和百里采薇相反,皱着眉,很是吃惊信上的内容。

  “她还活着,我的女儿还活着!太好了!”百里采薇一边高兴,一边流泪“我就知道,我和他的女儿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他们当初随便给我一个孩子,就想冒充我的女儿,哼,真以为我好骗了!我自己的孩子,又怎么会不认识呢!太好了,我的女儿还活着,还活着…”

  “采薇,这不对劲啊!如果项治钟真的抚养了小公主,那为何您派人刺杀他的时候,他始终不为自己辩白呢?而且,项君晚,这人我听过,她是有名的丑女。你和太子的女儿又怎么会生出那样的容貌呢?再说,凤九生死未卜,项君晚也下落不明,若项君晚真的是小公主,那她人在哪儿呢?”

  比起百里采薇的兴高采烈,黑衣人更加警惕,不是他不相信北边那人,只是这消息实在是太具有爆炸了!小公主居然是项君晚,这消息任谁都不会想到,事情的转变实在是太过突然了。又或者,这是项治钟的阴谋?难道又是一次“指鹿为马?”

  黑衣人的问题,让百里采薇陷入了沉思中,的确,在得知女儿还活着,她是高兴的!无数个夜里,她一想到公孙白和自己的女儿,就泪面,伤心绝。可是到了白天,她还要擦干眼泪,一副母仪天下的模样,不能让人发现任何异常。如今,她千思万想的女儿就是项君晚,让她高兴之余也冷静了下来。

  若真的如信上所说,项君晚是她的女儿,那她这些年不是错怪了项治钟?他为什么隐瞒这件事情,这背后的原因一定是公孙柏。当初项治钟对公孙柏忠心耿耿,在知道他背叛公孙柏后,百里采薇一开始怎么都不会相信。如今看来,项治钟才是背负最多的人!

  想起樱桃说的,元奎让人用火炮攻下盘龙城,百里采薇就一阵担心。如果项君晚和凤九在一起,那恐怕凶多吉少了…不行!她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好不容易才知道了项君晚的存在,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宝贝女儿再一次被死亡带走呢!

  “你派人去沧月国,去见项治钟,我要知道项君晚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另外,让所有的人去找项君晚!之前不是说凤九悄悄带着项君晚到了盘龙城了么?去!一定找项君晚!活要见人,死…不,她不会死的,一定要找到她!”

  百里采薇并不知道,她要找的人,就和她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从醒来,项君晚已经在追忆楼生活了十天,这十天里,她见过许多人。除了蓝衣女官和那两个伺候她衣食起居的宫女,还有宫里的舞姬、歌姬,都是过来陪她解闷的。与此同时,蓝衣女官还拿来了军棋、跳棋、扑克牌陪她娱乐。

  让项君晚感到意外的是,无论歌姬还是舞姬,演奏的曲子都是前世的流行歌曲,虽然在古典乐器的演绎下有些不伦不类,但她还是能分辨出这里面藏着前世的味道。至于军棋这些,就更是只有21世纪才有。现在她们拿这些过来,莫不是试探她?

  只是,背后的主人到底是谁?他(她)为什么有这些东西?这些,不由得让项君晚想到了之前去过的那个山,以及山里遇到的老乡。莫非,老乡和这背后的主人有关联?可是那个穿越女已经回去了,现在抓她来的人,莫不是穿越女口中的那个“王八蛋”?这样说来,绑架她的人应该是个男人——

  与此同时,元奎已经确定肯定,项君晚就是他要找的人。看着眼前的画像,元奎灰白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热切的光芒“青瑶,是你回来了么?是你么?你终究是舍不得我的,对不对?”

  “陛下,虽然项君晚的确会那些,可并不表示他就是您要找的人啊——”

  “一定是她!除了她,没有人会知道这些!早在沧月国,她对上对子的时候朕就应该想到是她回来了。这些天的试探,更加证明了这一点。这一次,朕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朕会给她最好的!”

  在又等待了五天之后,项君晚终于见到了幕后主人。当元奎一身黄袍出现在项君晚面前的时候,她依旧坐在椅子上,手中把玩着手。这是女官刚刚拿来的,是她昏的时候被搜走的那把手,不过没有子弹,只有空壳一个。

  “在看什么呢?好玩儿不?”元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蔼可亲一些,生怕惊着项君晚。

  “咔!”项君晚举,对准元奎的头。她早就想到,自己应该是在一处极其尊贵的皇宫里,追忆楼的摆设,以及那些人的服饰,无疑说明了这一点。更何况翼人国在南方,气候温暖,现在的天气,让她推断出了绑自己来的人应该是元奎,所以她耐着子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他。

  “陛下——”项君晚的举动,引起一群人的惊慌,纷纷想上前救驾,却被元奎拦住。

  就在这么近的距离中,项君晚仔细地打量着元奎,他有些老,灰白的头发,灰白的胡须,灰白的眼睛,身上散发着寒意,却不是针对她,而是他原本就是个不容人亲近的人。

  论辈分,元奎是凤九的兄长,两人的相貌极其相似,完全可以想象出,元奎在年轻的时候也是怎样风潇洒的英俊男子。唯一的不同是,元奎双眼如鹰,尖锐锋利,凤九却是一双凤目,贵气人。

  “啪——”项君晚嘴里发出响的声音,手里却把收了起来。而她这个举动,让元奎对她的好感又更上了一层楼。这是个聪明的女人,虽然知道手没有子弹,可还是要摆出这样的姿态来,目的,就是在气势上不服输。真不愧是“她”!

  “你还是那么喜欢!”元奎笑眯眯地坐在项君晚对面,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因为怀孕,项君晚脸上的胎记颜色越来越淡,原本的容貌也越来越明显,元奎之前只是远观,如今近看,越发心惊。像!真的像!不但性格脾气像,容貌也像。青瑶,真的是你么!

  元奎一开口,说的话,完全证实了项君晚内心的想法。如此看来,那个穿越老乡遇到的男人,就是元奎。这么一算,那个女子应该回去很多年了,而元奎绑她来的目的,项君晚这会儿也想明白了。为了,圆梦!只是,元奎是怎么知道她是穿越者呢?难道是那一次的对联?

  “凤九在哪儿?”

  项君晚看向元奎,从哪些宫人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们非常害怕元奎,可是她不怕。这些天她被关在这里,就像与世隔绝一样。脚上的铁链她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打开,完全限制了她的人身自由。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凤九,他到底怎么样?有没有遇到危险,是不是受伤了?

  很久没有凤九的消息,让项君晚心里很是不安。项君晚落到元奎手里,完全是因为阿召。元奎连阿召都能收买,那凤九身边到底还有谁是可以信任的?

  项君晚开口第一个关心的人是凤九,让元奎心里有些不太舒服,总觉得属于自己的一部分被硬生生的割走了似的。那种疼痛的感觉,在青瑶离开的时候他就尝试过了一次,难道,现在还在继续尝试这种失去的痛苦么?

  “他死了!”

  说这话,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赌气。元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项君晚开口询问凤九下落的时候会这样恼火,总之,项君晚就是他失而复得的宝贝,他不会心甘情愿地拱手让人!

  就在元奎话音刚落,项君晚闪到元奎面前,手中的绸带勒上了元奎的脖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即便项君晚之前想过凤九可能会遭遇不测,可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凤九怎么会死呢?他身手那么好,还用兵如神,有那么多的光环,他还承诺一定会平安回来,他怎么会就这么容易地死掉呢!

  “你再说一遍!”这些天积的负面情绪全部爆发,项君晚将全身气力都用在绸缎上,没一会儿元奎就脸上充血,眼球外凸。

  “你,杀了朕,你也不能活,到时候,凤九唯一的血脉,就会死,凤九,就绝后了…”元奎涨红着脸“朕和凤九斗了这些年,朕的儿子能继承大统,凤九,的儿子却死在娘胎里,朕,也算赢了…”

  听到最后的话,项君晚松了手。脖子上的锢消失,元奎大口地呼吸起来。这女人,心够狠!不错!不等元奎多想,肩膀吃痛,一金钗在他的肩膀上,顿时,整只右手麻痹无法动弹,项君晚的手也再次袭上元奎的咽喉。

  “如果凤九死了,我一定会杀你偿命!你最好祈祷凤九毫发无损——”

  就在刚才,项君晚已经恢复了理智。无论元奎的话是真是假,她现在有了孩子,不能只顾着眼前,她一定要顺顺利利地把孩子生下来,还要将孩子好好养大,这才对得起凤九。更何况,她不相信元奎的话,她心里始终有一丝念想,她选中的男人,若轻易被击败,就不是凤九了!

  肩膀上的疼痛,让元奎的额头上冒出了一颗颗的汗珠来,虽然疼,可他脸上却带着笑,并且把想上前制住项君晚的宫人全部呵斥了下去。

  “你就这么相信他会没事?”姜还是老的辣,即便刚才出现一系列的变故,此刻肩膀也疼痛无比,可元奎依旧不失气度,还坐在一旁,跟项君晚谈笑风生。

  “我的男人,若这样的事情都不能撑过去,就是我眼光有问题了。”

  说话的时候,项君晚的手抚摸上小腹,面上含着笑,和刚才要杀元奎的模样完全不同。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与其带着孩子东躲西藏,不如在这里好好安胎。而且,离元奎近,也能及早知道凤九的消息。只要凤九平安无事,她顺利生下孩子,夫一定会团聚的。如果她是凤九,她一定会寻找机会,卷土重来,那她留在这里,必要时候也能里应外合。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项君晚就想了很多很多。看着元奎龇牙咧嘴,头冒冷汗,项君晚笑了起来“绑架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的肩膀中了我的‘蝶恋花’,每五天都要服用我配制的解药,否则右手会一点点的残废,别说批奏折,就是端杯子喝水都是难事,若你不信,大可试试!”

  项君晚这样说,元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大声地笑了。“青瑶啊青瑶,你还是这样的个性!这么多年,你一点儿没变,一点儿没变呐!”

  青瑶?项君晚在脑中捕捉这个信息,她从来不认识什么叫青瑶的人,元奎既然找自己来,是因为之前的穿越者,莫非那个老乡的名字就叫青瑶?元奎把自己当做了她?

  “我不是青瑶。”

  “你是!你就是青瑶!你知道手,知道军棋,东风破你也知道,这都是你的家乡才有的。青瑶,一定是你又回来了,对不对?”

  “元奎,你不要发疯了!我和你说的青瑶来自同一个地方,但我并不是青瑶!你说的青瑶,已经回了家乡。她不在这里,早就走了!”

  项君晚的话,让元奎清醒下来,也让他心中原本对青瑶的内疚更加放大。是啊!如果青瑶还活着,一定和他一样年纪,怎么会这样这样年轻呢!

  “你说,青瑶回去了?回你们的家乡去了?”

  “应该是的。我曾经在有缘,得到一个铁盒,这手就放在铁盒里。”

  “那,除了铁盒,还有什么没?有没有书信或者是别的?”元奎侧身,急切地看向项君晚。

  “有啊!但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项君晚的表情,给元奎从头到脚浇了一桶凉水,让他刚刚活跃的心,又冻得冰凉。

  “你啊!真是记恨心强!”元奎的话语中透出了无奈“行了,朕告诉你吧,凤九没事,他没死。不过,朕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如果他福大命大,你们总会团圆。至于青瑶的事情,今天朕也累了,就不多留了,以后你在慢慢告诉朕。‘蝶恋花’的解药,要麻烦你了。朕虽然老了,但还不想死——”

  元奎站起来,垂着麻木的右手,一步一步离开了项君晚的视线。比起他刚来时快的脚步,此时的元奎,背影有些佝偻,步履也有些攀上,像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不见初来时的风采。

  比起元奎的萎靡不振,项君晚却是非常高兴。凤九没事,他没事!这是项君晚知道的最好的消息了!

  “宝宝,你一定要乖乖,和妈妈一起等爸爸回来!”

  晋宫里,百里采薇已经焦急地等待了半个多月。自那天知道女儿还活在世上的消息后,她的心就又活了起来!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女儿还活在人间!

  当年,公孙柏惨死,她被百里影带回宫中时已经发现自己怀有身孕,等孩子生下来,她们母女只是生活了一个月就被人抱走,百里影以孩子的性命为要挟,迫使她嫁给了元奎,从那以后,她就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

  后来,百里影把云筝送到翼人国,说云筝是她的女儿。

  笑话!她十月怀胎剩下的孩子,怎么会不认识呢!想一个假的来欺骗她,可以,她给云筝合适的身份,给她荣华富贵,但也让云筝变得骄纵,甚至最后把云筝送到土匪窝,让她从天堂掉到地狱…

  现在,知道亲生女儿还活着,就是项君晚,而且她曾经处心积虑想出去的人居然是保护她女儿的人,百里采薇心里如何不激动。

  曾经,她把哥哥百里影当做亲近的人,可是百里影却为了自身利益出卖了她!而她把项治钟当做仇人,项治钟却才是最忠心,最真心帮助她的人。这世间的事情,总是这样捉弄人!好在最后上天待她不薄,她最后终于知道了真相。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项君晚。凤九的消息不容乐观,也不知道项君晚到底有没有出事!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说不定在哪儿吃苦受累,百里采薇就心里焦急,担心不已。

  总算等到晚上,黑衣人再次出现在了百里采薇面前。

  “找到她没?你找到了我女儿没?”

  “她就在宫里。”

  “在宫里?”百里采薇一听,很是高兴“你把她带来了?快,快带我去看她,快!”

  “采薇,她在追忆楼,她就是被元奎带回来的女人。”

  “什么?!”听到这消息,百里采薇身子一晃“怎么会这样?那个老畜生带她回来做什么?要挟凤九么?还是…对,他要让我的晚儿当替身?当那个死了的女人的替身?!不行!我不允许!我一个人悲剧就够了,不能害了我的女儿!”

  “采薇,你冷静一点!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我听说皇上受伤,就是伤在项君晚手里。所以,她暂时是没有危险的。只有冷静,才能把小公主就出来!千万不要冲动!”

  在听说君王伤了元奎,百里采薇笑了“好!好!这孩子真不错!她这么做,我们或许有机会了——”

  不到三天,元奎受伤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朝野。在沧月国易主,朱莲国内,棠喜国皇上郑克暴毙之后,元奎的伤势,让原本就因为时事战战兢兢的百官们更加心惊胆战。

  这些天,女主昌的预言愈演愈烈,虽然三国的变故都和女主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原本太平的局面被打,难免让人会心慌意,外加上现在元奎受伤,很多人都会联想,这是不是灾难降临到翼人国的征兆。

  “父皇,您没事吧!太医有没有为您请脉?”翼人国太子元越站在元奎面前,这几天,元奎明显苍老了很多,精神气也短了许多,看上去像大病一场似的。

  “朕没事!朕就是着了凉,没大碍。倒是你,最近清瘦了很多。朕记得你从沧月国回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么瘦,难道最近没有吃饭么?”

  “儿臣吃了很多,还常常到母后寝宫蹭饭,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长。母后说,儿臣是要长个子,所以看着瘦了,其实人在往高长呢!”

  “呵呵,你母后那儿的饭菜的确可口!你喜欢,就常去陪陪她,顺便‘蹭饭’!”

  正在元奎父子说话的时候,一个蓝衣女官迈着急促的小步跑了过来“陛下,不好了!皇后娘娘进追忆楼了!”

  “她去做什么?朕不是让鹰卫守着么?”

  “娘娘冲进去要教训项姑娘,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项姑娘伤了您,要捉项姑娘入狱!”

  “胡闹!”元奎一激动,大声咳嗽了起来“快,快带朕过去!不不,你先带人过去,朕随后就到,记住,不许她伤了项君晚!项君晚要是掉一头发,朕就唯你是问!”

  “是!”蓝衣女官急匆匆地赶了回去,元越在听到项君晚的名字的时候非常惊讶,赶紧扶着元奎,跟在了后面。

  虽然元奎把鹰卫放在追忆楼保护项君晚的安全,可是大白天,百里采薇直接闯入,鹰卫还是拿她没有办法。

  带着激动又忐忑的心情,百里采薇上楼,站在了项君晚面前。像,真像!即便项君晚背对着自己,可是内心那种亲情的涌现,让百里采薇确定项君晚就是她的女儿。

  早在楼下吵嚷的时候,项君晚就知道了来者的身份。百里采薇?当初派人刺杀项治钟的人就是她,这个名字她很熟悉。现在百里采薇找上门,定是为了元奎的事情。

  “皇后娘娘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项君晚转过身,看向百里采薇。在看到百里采薇容貌的时候,项君晚一愣。她没想到元奎那样的年纪,皇后却如此年轻漂亮,而且,这皇后的面容看着好眼

  “我,我——”即便百里采薇之前在脑子里幻想了很多次和项君晚见面的画面,可是真的当女儿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百里采薇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虽然项君晚脸上胎记还是存在,可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而且,她的五官和公孙柏很像,但是一双上扬的丹凤眼,又和百里采薇一模一样。是她的女儿,就是她!百里采薇双眼温热,心跳加快。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生之年还能和女儿重逢。

  项君晚早就听到楼下的吵闹,只等百里采薇出现,知道她是元奎的皇后,项君晚才明白她的来意。也许,宫里多出一个莫名的女人,皇后担心,又或者是因为她伤了元奎,所以来兴师问罪。

  “你若是为了自己的地位,请大可放心。我只是借住在这里的客人,不会威胁娘娘的地位。若是因为我伤了元奎,娘娘来问罪,那我只能说他活该!”

  听着项君晚说话,百里采薇将眼泪了回去,目光热切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心中各种滋味翻腾着。“你做的很好!我过来,就是想看看你!”

  百里采薇的表现和项君晚预想的截然不同,让她有些纳闷,再加上对方的目光是那样和善,甚至带着心疼、怜惜以及压抑的幸福,更加让人疑惑。

  “你叫项君晚?”

  “是的。”项君晚点点头。

  “你的父亲是公孙柏?”

  听到这里,项君晚一脸警惕。对于她生父是谁,这件事情只有几个人知道,百里采薇是如何知晓的?

  见项君晚没有吭声,百里采薇向前一步“项治钟有没有告诉你,你的母亲是谁?”

  母亲?项君晚摇摇头。她的确不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就连项治钟,也不知道。

  “孩子,我就是你娘,我是你娘啊!”百里采薇一冲动,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一听这话,项君晚非常惊讶。项治钟曾经怀疑过和公孙柏有婚约的百里采薇是她的生母,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无法证明。现在百里采薇突然这么说,难道是项治钟给她写信了?

  正当百里采薇要解释的时候,蓝衣宫女小跑进来“皇后娘娘,陛下有令,您不能伤了项姑娘!”

  好不容易才有母女团聚的时刻,没想到元奎的人会来这么快!百里采薇心里很不甘心,她有一肚子话要对项君晚说,可是时机不对,只能把心里强烈的母压制下去。只是片刻,百里采薇又恢复了母仪天下的模样。

  “你放心吧!本宫不会让你为难的!本宫,就是来看看——”

  百里采薇话音刚落,元奎急匆匆地过来,身后跟着元越。“皇后,你来这里做什么?”元奎的脸色很难看,因为时间仓促,元奎的脸颊有些泛红,气息也不太平稳。这一路上,元奎都很担心,生怕百里采薇为难项君晚。以前那些女人,他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是项君晚不同。

  “臣妾给陛下请安!”百里采薇没有回答元奎的问题,反倒是恭恭敬敬地行礼“臣妾听说陛下出了追忆楼之后就身体不适,所以来看看这里到底住着何方神圣!”

  此时,百里采薇的态度和刚才截然不同,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

  “那你现在看到了,现在可以回去了吧!”元奎的声音虽然平和,可是语调却十分严厉。百里采薇瞟了项君晚一眼,笑着下手腕上的一只黄金手镯到项君晚手里。

  “瞧您急的,似乎我会把她怎么样似的。这位姑娘臣妾看着就喜欢,这手镯跟了我多年,就送给你吧!”百里采薇亲自把手镯给项君晚戴上,又认认真真地看了她一眼,才转身笑眯眯地对上元奎“陛下,臣妾告退!越儿,母后几天没见到你了,走,去晋宫,母后要考考你的学问!”

  等百里采薇走后,元奎看向蓝衣女官“以后没有朕的命令,若是谁再硬闯追忆楼,就地格杀!就算是皇后也不行!朕给你先斩后奏的权利!”说完,元奎丢了一块象征自己身份的雕龙金牌给蓝衣女官“记住,除了朕,其他人格杀勿论!”

  吩咐完这一切,元奎才松了口气。刚才在路上,他的心一直悬着,对百里采薇惩治女人的手段,他是清楚的。只是她一直都知道分寸,并没有和他正面冲突,外加上她为他生了元越,以及百里采薇背后的朱莲国,元奎才没有计较。可这一次,对方是项君晚,让他不得不提防百里采薇。

  “你没事吧?”

  “我很好。”

  看到这对夫的相处模样,项君晚觉得有些好笑。元奎把自己当做心中的恋人,一直护着她,可百里采薇却是她是自己的生母,看她模样也是想保护自己。两人都想保护自己的人,却把对方当做敌人,真是好笑!可人心隔肚皮,谁知道这对夫在唱什么戏呢?总之,一切小心就好!

  等元奎走后,项君晚摸着手上的手镯。刚才百里采薇临走时的眼神她还记得,似乎有话要说,只是她要说的是什么呢?

  晚上,屋里没有其他人,项君晚取下手镯,仔细打量,却发现这手镯内有机关,打开后里面藏着一封信,还有一把细长的钥匙。项君晚拿着钥匙比划了两下,这钥匙竟然能打开脚铐。

  “亲爱的孩子,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还有机会见到你。我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并且为此伤心了十七年。就在不久前,我才得知你还活着,你不知道,当时娘心里有多高兴。这十七年来,我每时每刻都在思念你和你的父亲,并恨我自己,不能为你们报仇。如今,你还活着,我还能见到你,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也许,我说这些你并不会相信,因为以前我多次派人刺杀项治钟。听说你们父女的感情极好,你一定是恨我的,我能理解。但是,你真的是我的女儿。这个中缘由,我不能一一解释,我只想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忘记你,没有忘记你父亲。”

  “现在,你深陷追忆楼,我不能让我的悲剧重演。钥匙你收好,过不了两天,凤九就会来接你。娘已经打听到凤九的下落了,你放心,他没事。至于造成娘和你分离,造成这悲剧的罪魁祸首,娘会亲自报仇。耐心等待,不可鲁莽,切记切记!”

  百里采薇有一手漂亮的小楷,短短的一封信上,沾染了点点的泪痕,以至于有的地方都变得浑浊起来。项君晚收好信,眉头微皱。难道百里采薇真的是自己的生母?项君晚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圈套,不过凤九没事,他还平安,这个好消息对项君晚来说已经足够了。

  一连几天,风平静,项君晚拿到钥匙后并没有离开,而是依旧住在追忆楼里。现在正是胎位不稳的月份,若是逃离皇宫,必定会面临元奎的追捕,她不希望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有任何闪失。

  就在项君晚一心一意安胎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众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翼人国太子元越突然暴毙,元奎在朝上听到这消息后悲愤万分,咳血晕倒,引起一阵恐慌。众人将元奎小心翼翼抬回寝宫,太医们纷纷到场救治,好不容易让元奎缓过一口气来,第一件事就是要见百里采薇。

  百里采薇感到的时候,元奎已经喝了药,但是脸色依旧不好。元奎屏退众人,对百里采薇招了招手“皇后,过来,陪朕坐一坐!”

  百里采薇坐下后,元奎的眼神没了平里的犀利,变得温柔起来“皇后,你还是这样年轻,朕却老了。”

  “陛下,您没有老!你还是那么英武!”因为元越的死,百里采薇穿上了一身素洁的白,可是她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痛苦,反而异常平静。

  两人默默地坐着,各自想着心里的事情,过了很久,还是元奎最先开口“皇后,都说虎毒不食子,你为什么杀了越儿?”

  “陛下,您在说什么?臣妾不明白!”

  “不明白?呵呵——”元奎冷笑,一招手,樱桃被人押解上来“这个婢都说了,是你指使她给越儿下药。皇后,即便你如何恨朕,元越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也是你的亲骨血。杀死他,难道你就没有丝毫的愧疚么?!”

  “愧疚?”听到这里,百里采薇也不再遮掩,站起来盯着元奎,脸上是嘲讽。

  “若问愧疚,陛下也要算一份吧!陛下不是早就知道元越身上的问题了么,可陛下还不是对他不闻不问。难道,臣妾这样做,不是陛下的受益?陛下以为自己只是冷眼旁观,就没有罪责了么?又或者,陛下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做的么!”

  百里采薇把心里的话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而一直淡定的元奎也被百里采薇怒,咆哮了起来。“朕愧疚?朕有什么好愧疚的?!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生下朕的儿子?你们这些女人都统统没有资格!”

  说话的时候,元奎腔一起一伏得厉害,灰白的胡子抖动着,显示着他内心的愤。

  “没错,朕知道你对越儿下毒,可那又怎么样?不是朕心爱女人生的孩子,朕为什么要在乎,又为何要怜惜?你指责朕,你以为你比朕好到哪儿去么?你恨朕,你也恨越儿。因为他是你的辱,看着他,你就会觉得自己脏,你认为自己对不起公孙柏,你内疚,所以内疚转化成了仇恨,你才杀了他!正好,帮了朕的忙,省了事儿!”

  被元奎说中心事,百里采薇也冷笑起来“你说的没错!看来,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没错,我恨你!恨不得吃你的,喝你的血!你说我没资格生你的儿子,呵,你以为自己是谁?我恨你,也很元越,每当我看到他,就会让我想起公孙柏!元奎,你这样的恶魔应该下地狱,下地狱!”

  翼人国最尊贵的男女相互揭短,吓得跪在地上的樱桃瑟瑟发抖。就在她低垂着头,不敢吭声的时候,只听得两个异常的声音,抬头一看,樱桃腿一软,直接倒在地上。只见百里采薇手中的匕首深深地刺入元奎的心脏,而与此同时,元奎手中的剑直接扎进了百里采薇的腹部。

  “啊——”樱桃尖叫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宫里的事情,项君晚并不知晓,因为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她面前——萧叔。

  “少夫人,让您受惊了!我来接您回去!”

  由于阿召的缘故,让项君晚对萧叔心里也有了提防,她一动不动地坐着,一点儿走的意思都没有。见项君晚这样,萧叔知道是因为阿召的缘故,一脸愧疚地给项君晚道歉。

  “少夫人,是老奴不好,我竟然不知道阿召对云筝郡主有那样的心思,所以才想报复你,把你交给了元奎。少夫人放心,那个孽障老奴已经处置了!知道少夫人不会跟老奴走,我这儿有少主的亲笔信,请少夫人过目!”

  在看了萧叔带来的信之后,项君晚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凤九没事,这真是太好了!

  快速拿出百里采薇交给自己的钥匙,项君晚打开脚链,正准备离开,一个黑衣人闯了进来,黑衣人的怀里抱着的正是百里采薇。

  “你们要做什么?!”萧叔警惕地挡在项君晚面前,生怕他们伤着她。

  “她不行了!她要见你!”黑衣人没有靠近,而是小心翼翼地抚起百里采薇。这会儿,项君晚才看到百里采薇身上是鲜红的血,她气息微弱,看向项君晚的双眼没有了神采。

  “晚儿,晚儿…”百里采薇每说一句话,嘴里就会涌出血来。

  “是你?!”见到百里采薇,萧叔双眼冒火。要知道这些年来,这个女人没少给凤九下绊子,这会儿她过来,是什么意思?

  “萧叔,我没事。”

  项君晚阻止住了准备拔剑的萧叔,自己走到了百里采薇面前。

  不知道为何,看到这样的百里采薇,项君晚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酸楚和难过。她连忙给百里采薇医治,却被百里采薇拦住。

  “晚儿,我可能不行了——”百里采薇抓住项君晚的手,大口地呼吸着“我杀了元奎…为、你的父亲报了仇…现在、总算是,可以瞑目了…”

  “你别说话,我会医术,我会治好你的!”

  “没用的。”百里采薇咳嗽了起来,口中的血像泉一样,溅在项君晚的衣袖上“就算神仙来了,也治不好我…晚儿,对不起…你,你能不能叫我一声娘…”

  对百里采薇临死前的要求,项君晚没有办法拒绝,看着她期盼的眼神,项君晚轻声开口“娘!”虽然和百里采薇只有一面之缘,但是血缘的亲近,是改变不了,她也能体会到。百里采薇就是她的生母,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真好,真好…若见到你父亲,我,我也有待了…”

  百里采薇的笑容很美,而时间却永远地定格在了这里。“采薇!”黑衣人声音哽咽,抱着百里采薇嚎啕大哭起来,像一个孩子一样难过。

  萧叔没想到百里采薇是项君晚的生母,这消息有些让人吃惊。毕竟,毕竟凤九的母妃是死在元奎和百里采薇的手里,如果项君晚真的是百里采薇的女儿,那少主和少夫人应该如何相处?萧叔不敢去想。

  正在这时,一群嘈杂声由远而近过来。

  “不好,卫队来了!少夫人快走!”

  顾不得那些,萧叔带着项君晚就要离开追忆楼,可是项君晚看向百里采薇,心中难受的厉害。

  “公主,你走吧,这里有我!”黑衣人站起来,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支锦囊和一个令牌递给项君晚。“拿着令牌,你们就能出京城。走吧!”

  等项君晚和萧叔的身影消失在黑衣人面前,黑衣人再次抱起了百里采薇。“我知道,你是不想给她添麻烦。你是凤九的杀母仇人,你怕公主为难。采薇,你等着!黄泉路上,我会陪着你的!”

  黑衣人点了火,有将灯油打翻在地上,没一会儿,屋里就是一片火红。

  “走水啦!走水啦!”屋外的人们叫嚷起来,屋里,黑衣人紧紧地抱着百里采薇,笑得一脸幸福。

  继沧月国、朱莲国、棠喜国接连发生变故之后,幸运之神并没有垂怜翼人国,反倒让翼人国的皇上、皇后、太子都死于非命。由于元奎并没有留下遗照,空空的皇位成了众人争夺的目标,一场史无前例的内爆发,翼人国和其他三国一样,陷入了混乱之中。

  世出英雄,时势也造英雄。谁都没有想到,在大陆分裂多年后,会在百里蛟手里得到统一。经过五年时间,百里蛟南征北战,统一四国,定都盘龙城,改国号为元,册封公孙兰夕为后,全国都沉浸在新帝登基的喜悦中。

  “师兄,嫂子,你们真的要走么?”原本应该在盘龙城的百里蛟这会儿却在桃花坞。在得知凤九打算带着项君晚离开桃花坞的时候,百里蛟快马加鞭地赶了过来。

  “百里蛟,我和晚儿早就答应晚儿要带她周游四方,现在到了兑现承诺的时候。”凤九揽着项君晚的,温柔地看着她“当年若不是你需要我帮忙,我早就带她离开了!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我也没有什么牵挂的,应该去过我们自己的生活了!”

  凤九这样说,百里蛟知道自己留不住他们。

  当初凤九受伤,项君晚一直衣不解带照顾了他半年,也因此早产,伤了身子,孩子一生下来就被凤九送到了师傅那儿。

  后来凤九是有能力得天下的,只是他的心都扑在项君晚和孩子身上,只答应留下来帮他,事成之后就离开,却对江山社稷丝毫不动心。如今,天下太平,即便百里蛟舍不得凤九他们离开,却不得不兑现自己的承诺。

  “那,你们要去哪儿呢?我以后想见你们,怎么办呢?”对凤九和项君晚的离开,百里蛟很舍不得。他能统一天下,一多半都是凤九和项君晚的功劳,只是凤九对皇位没有任何兴趣,否则他更适合坐那个位置。

  “我们先会去师傅那儿看君少(凤九和项君晚的儿子,凤君少),可能在师傅那儿住一段时间,以后的,还没想好。总之,有缘还会再见的!”

  凤九和项君晚两人骑在马上,对百里蛟和公孙兰夕挥了挥手,扬鞭离开了桃花坞。

  “你不后悔?”项君晚笑眯眯地看向凤九。

  “后悔什么?”凤九亲吻着项君晚的眉梢。

  “你的帝王梦!”

  “呵——”见项君晚这样说,凤九干脆从马上把她捞到自己怀里“有你,有孩子,我就足了。你不是说什么‘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么!我们还是早点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好!毕竟在我心里,百里蛟是我的兄弟!我不想失去这个兄弟!”

  “嗯,你说的对!还是距离产生美比较好!走吧,君少肯定等我们很久了!两年没见,不知道他长高了没,长结实了没!我恨不得生出一对翅膀来,立刻飞到他面前…”

  项君晚话还没说完,凤九就低头封住了她的,一个长长的吻,好久他才松开。

  “怎么办?你的眼里心里只有孩子,我会吃醋的!”

  “真是的,还跟孩子吃醋!我不是都陪着你么!”项君晚脸颊绯红。

  “还不够,我要你永远陪着我,今生今世,来生来世,再生再世,都是我的!”

  “这个嘛——”项君晚眼珠一转,跨上自己的马,一鞭猛地在马身上“等你追到我了再说!”

  欢笑,伴随着马蹄声响洒落在两人身后。就像所有幸福故事的结局一样,他和她,在一起,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题外话---

  新年好!这个文是我对不起大家,无论是构思还是更新上,都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兔子在这里向大家道歉!辜负了大家的期望,是我不对!至于个中缘由,兔子也不方便解释,毕竟涉及家丑。总之,是兔子的问题,兔子真心道歉!

  毒医丑妃全文今天结束,未来一段时间兔子不会开坑。估计要等我把家里安顿好,才会重新回来,最早也是过年以后。新文兔子会好好构思,多存稿,不会像这次这样,被突发事件得措手不及。最后,再次感谢这一年来亲们对兔子的鼓励和支持,谢谢大家!祝大家阖家欢乐,万事如意!一定要幸福啊~
上一章   毒医丑妃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娘子,后宫满恶弟的“强宠神医傻妃凤妃天下丹皇毒医隐形皇后朕的母后好诱凤倾天下,王至尊凰妃庶女生存手册霸宠腹黑狂妃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毒医丑妃,本章内容为098全文终的全文阅读页,毒医丑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毒医丑妃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