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云鬓凤钗》第一零四章边之人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买外围足球用什么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买足彩买外围安全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 重生小说 > 云鬓凤钗  作者:清歌一片 书号:47596  时间:2018-12-4  字数:7673 
上一章   第一零四章 身边之人(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耳畔风呼啸而过,眼见没片刻,身后人群便被撇得只剩黑点,谢静竹心知自己再叫也没用,只得停了下来,改斥道:“你若敢动我一指头,我哥哥必定饶不了你!快给我停下来!”

  那少年充耳未闻,谢静竹嚷了一阵,忽觉他箍住自己身的臂膀一紧。夏衫轻薄,他手掌的热度都似爬上自己肌肤,忍不住回头怒视,却见他一语不发,只是紧紧抿了角,眉头拧起来,一张脸庞瞬间蒙上一层戾,心中一惊,犹豫了下,终于不再说话,只是有些僵硬地往前挪了子,尽量不与他相靠。

  那少年微微哼了一声,继续驭马西行。

  暮霭渐渐笼罩,谢静竹在马背上被颠得天旋地转不辨南北,等身下那大马渐渐缓下了步子停下,看见面前是条曲折如玉带的河,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竟已被挟到了大昭与西廷的国境线侧,回身再次怒道:“快放我回去!”

  “这可就由不得你了!”

  那少年哈哈大笑起来,一脸的恣狂之态。

  谢静竹怒极,心突突直跳,想也未想,抬手便往他脸上拍了过去。那少年猝不及防,一边脸颊被打中,虽不痛,只方才那狂放之态顿消,猛地捏住她还不及收回的手,圆睁了眼,咬牙道:“你竟敢打我!我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样对我!”

  谢静竹手腕被他捏得痛极,仿似连骨头都要碎了,昂首回道:“你这蛮子!我从小到大,也没人敢这样对我!”

  少年一怔,借了暮色,见她眼中已是雾气氤氲,却还强自忍住,手渐渐松了开来,哼了声道:“我名为少烈,我知道你姓谢。你叫什么?”

  正此时,远处百步之外隐隐有几个人仿似发觉了他两个,朝这方向而来。谢静竹大喜,挣扎着刚要扯开喉咙大喊,这名为少烈的少年大笑一声,伸手捂住她嘴,催动身下骏马。

  草原中河大多不深,这马神骏,记得来时之路,扬蹄踏水而过,反倒溅了谢静竹半身水痕。入了西廷国境,一阵狂奔,等再停下之时,天幕已成深蓝,明月悬空。

  少烈停了马,从马背上跃下,长长伸了个懒,朝着夜空放声长啸一声,便仰面直直倒在了草地之上,眼睛看着还呆坐在马上的谢静竹。

  他少时便以颖慧武功博得祖父喜爱,心气极高。数年前西廷大军被谢家父子所败,被迫西退数百里,归还云城,当时他年岁虽还小,却深以为辱。尤其听闻当时的对方主将谢醉桥亦不过弱冠,威名却远扬沙场,心中一直不服,只恨自己比他晚生。若当时自己年长数岁,被祖父允许上阵了,最后战局如何,也未可知。如今数年过去,虽两国早议和,连君王也各自更迭,只他心中的疙瘩却一直不解,只想着哪能亲自会下这人。等了数年,此番等到这机会,却不被父汗许可过来,哪里按捺的住,自己单骑便从煊都往云城而来。

  他善猎,对自己的箭术一直颇为自负。待亲自会了谢醉桥,却被他的神技与气度所折,不免有些自惭,心中那积了数年的不服之气也消了大半。只不知为何,对谢醉桥的心结易解,对他那个在众目睽睽之下给自己难堪的妹子却耿耿于怀,甩了盯着自己的人后,忍不住便戴顶大笠遮住脸容,鬼使神差般地一直跟在她的附近,见她时而笑语盈盈,时而安静娴雅,一举一动都吸引了他的视线。到了傍晚时分,趁了马场生,一时冲动也未多想,便将她给掳了过来。

  如今这人是到了自己手上,只接下来该如何,他心中一时却也没了计较。干脆便自己躺了下来,默默看她举动。

  谢静竹经方才那颠簸,又是一阵天旋地转,骤然失了身后之人的扶持,剩她一人高高坐在马上,身形摇摇坠,慌忙俯身趴在了马鞍之上,半晌定下心神,直起了身举目四眺,见四野无人,远山莽苍,那个掳了自己的人又自顾躺在了草地之上,架着腿一副要看自己笑话的样子,住心中的惶恐,唯一的念头便是不能让这个人轻看了去。好在身下的马一直低头在嚼食青草,于是牢牢抓住马鞍,这才终于慢慢从马背上爬了下来,两腿还有些发软。

  “你方才不是嚷着要回去吗?自管走好了,我不拦你。”

  少烈朝着云城的方向指了下,然后随意扯了草放进嘴里叼着,懒洋洋道。

  谢静竹未再看他一眼,抬脚便往他指的方向而去。行了几步,又听见身后那人道:“入了夜,这里可是有野狼出没的!”

  少烈喊罢,见她脚步一顿,很快却又直了肩背继续往东,微微一怔,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盯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

  谢静竹此时腹中饥饿,浑身骨头都似散了架,心中一股怒气却如熔岩在翻滚,听他在身后提到野狼,不过略一犹豫,咬牙便又继续前行。这般深一脚浅一脚地行了段路,回头,那一人一马早被没在夜里,前面云城的方向却又遥不可及,四顾皆是荒原,耳边隐隐听到此起彼伏的几声狼嚎,怒气渐消,恐惧袭上心头,心中不住恨恨骂着那个名为少烈的少年。脚下忽然踩到个被多晒干了水坑,脚一扭,已是扑到了地上,脚腕处一阵痛楚袭来,伸手了片刻,待疼痛稍缓,等她抬头要再爬起来时,惊得几乎魂飞魄散——面前几十步远的荒草之中,一团黑乎乎的影子正立在那里,月光下看得清楚,居然真是一头灰色的大野狼,站着有她半个人高,一双泛红的眼睛正幽幽地盯着她。

  谢静竹头皮发麻,惊恐地大叫一声,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骨碌爬起来回头就跑,没跑几步,便听身后草丛被拂开的沙沙之响,伴着野狼发现猎物奔动时发出的浊呼呼之声,一时心胆俱裂。

  “趴下!”

  忽然传来吼声,谢静竹腿一软,再次扑跌在地,耳畔听到“噗”的锐物入沉闷之声,随即一声凄厉的狼嚎,终于安静了下来,抖抖索索地抬头看去,见少烈正远远地朝自己飞奔而来,而那头野狼就倒在离自己不过四五步外的地上,额心了杆箭,四肢还在搐不停。

  “你没事吧?”

  少烈奔至谢静竹的跟前,蹲,有些惊慌道。

  谢静竹此时只有劫后余生的感觉,整个人还在抖抖索索,听他语气里有些关切之意,心中一阵委屈,眼泪便滚了出来,哽咽道:“不要你管!你个蛮人!”

  少烈见她明明已经吓成了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偏还有心骂自己,只也奇怪,心中却并无恼意,只是道:“我方才跟你说过了,我名为少烈!”一边说着,已是将她抱了起来。

  谢静竹挣扎了下,一阵淡淡的少女体香钻入他鼻孔,掌中触感柔软,他心神一,低声喝道:“不许动!”

  谢静竹一怔,仿佛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心一跳,真的不敢动了。

  他其实只要一个呼哨,马便会自己跑来,心中却有些不愿,只抱着她往前去,甚至有些盼望这路就一直走下去。终究还是个有个头,到了马旁,将她又举上了马背。

  “喂,送我回去!我哥哥嫂嫂见不到我,定会急死的!”

  谢静竹用衣袖抹了下脸上的泪痕,低头看着他道。

  少烈站在马侧看她片刻,心中忽然冒出个念头,握住马缰,哼了声道:“你早上骂我不识诗经,现在又数次骂我蛮人。我索蛮人做到底,这就扣你回去,你这辈子休想再见你兄嫂!”

  谢静竹大惊,忽然见他说话时神情仿似带了些揶揄,自己略一想,便道:“如今大昭与西廷早议和,你也晓得我的身份,除非你偷偷杀了我,否则我哥哥定会找过来的!”

  少烈歪头看她,笑嘻嘻道:“谁要杀你!你只要叫我两声好哥哥,把那几声蛮人给抵消了,我就放你回去。”

  谢静竹有些恼羞,闭口瞪着他不语。

  “你不叫,我就一直扣着你不放。你哥哥虽然是个人物,我却也不怕他。西廷何其大,他想找到我,也未必是件容易事。让他慢慢着急好了,我又不急…”

  少烈慢道,牵着马又往西而去。

  谢静竹心知他说的也不是全没道理,见他又往西去,心中发急,一咬牙道:“我若叫了,你真送我回去?”

  “君子也,驷不及舌!”

  谢静竹听他文邹邹地卖,晓得是对今早被自己讥讽之言还耿耿在心,也不去管他了,一心只想回去,憋了半天,终于叫了两声“好哥哥”自己全身汗都竖了起来。

  少烈大笑起来,仿似十分受用,翻身骑上马背,喝了一声,马便转向待发。

  谢静竹发现方向不对,回头道:“你不是说我叫了你好哥哥就送我回去吗,怎的又食言?”

  “我又没说现在就送你回!我一个人甚是没趣,你再陪我,等我腻了,就送你回!”

  少烈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随夜风送出老远。

  谢静竹这才晓得自己被他戏了,心头大怒,口中骂着蛮夷,回身便朝他胡乱捶打,两人纠之际,被他带着跌下马来,在草地上翻滚了几圈,竟是被他在了身下,双手按过头顶。

  “你再骂一声,我就亲你!”

  谢静竹听他威胁自己,两人脸不过半肘距离,四目相对,他一双眼如兽般闪闪,鼻端是仿似带了青草气息的陌生男子气息,心怦怦直跳,慌忙闭上了嘴,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

  少烈凝视她片刻。

  少女洁白的脸庞在月光下蒙上了一层温润而朦胧的光,眼眸映了两轮明月,亮得仿佛照进了他的心房。他的心忽然一跳,强住俯身下去亲她的念头,猛地放开了她,翻身滚到一边,摊手摊脚地望着头顶天穹,长叹一声:“这夜真好。你就在这里陪我,到天明我再送你回去。”

  …

  “后来他从马鞍上的袋子里拿了吃食,我和他吃了东西,又说了些话,他说他的娘亲也是在他小时就没了…然后我困了,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醒来时天已经亮了,然后他就送我回来…”

  谢静竹声音越来越低,头低垂了下去。

  明瑜暗暗心惊,虽早料到自己这小姑子那一夜必定有所经历,却没想到是这般度过,眉头微微皱起,犹豫了下,轻声问道:“你们…那夜里真再没别的事?”

  谢静竹陡然明白她话里意思。想起自己当时醒来时,身上盖着他的外衣,他正坐在一边在看自己时的情景,脸一红,急忙摇头“嫂嫂,他除了起先有些讨厌…后来真的没对我如何了。”

  明瑜这才吁了口气。心想那世子晓得托旁人将谢静竹送回,也算是个有心。只是看自己这小姑子的口风,到现在仿似还不知那少年的身份,犹豫了下,正想再问,谢静竹忽然忧心忡忡道:“嫂嫂,我找你说这些,实在是…那个坏小子,他送我回来时,说午后会在上次马场那里等我,定要我过去,有话要跟我说。还说我要是不去,他就找上门来。我…我…怕哥哥见了他要抓他…”

  明瑜吃了一惊,道:“静竹,他约你,你想不想去的?”

  谢静竹两手扭着,脸仍是绯红,说不出话。

  明瑜想起自己从前年少时与丈夫的种种,再看眼前这小姑,只怕也是少女心萌动了。只是这般赴约,却是万万不可。想了下,便道:“静竹,你能把心事跟我说,我很高兴。只是那少年…”犹豫了下,终于还是道“他并非普通人,乃是西廷新王的世子。你和他…以后最好还是不见的好…”谢静竹猛地抬头,定定望着明瑜,方才面上红霞一下褪尽,瞬间成了苍白之

  明瑜有些不忍,叹道:“静竹,他若是寻常之人…”

  “嫂嫂,我晓得你的意思。”谢静竹忽然打断她话,咬了下“我再不会见他第二面!”

  明瑜暗叹一声,抱住她肩安抚了片刻,柔声道:“我叫你哥哥过去,把话和他说清吧。免得他真冒失闯了过来。”

  谢静竹埋头在她怀里,半晌闷闷道:“嫂嫂,你代我求下哥哥,不要生他的气。我过几就回江州去了…真的没事。”

  明瑜应了下来,又陪她片刻,这才送她回房,转身便叫人去找谢醉桥。

  谢醉桥听到明瑜急找,不知是什么事,匆匆回来。待晓得那少烈竟如此大胆,怒火中烧,一掌拍下,桌案上物件蹦得老高“我这就过去!”

  明瑜忙拉住他袖子,哎了一声“你妹子就怕你这样!”

  谢醉桥下心头怒气,道:“阿瑜,你放心。我有分寸。”

  明瑜晓得他素来行事稳重,又叮嘱了几声,这才放他离去。

  ***

  谢醉桥纵马到了前次事发的马场。因了天神节会午后已结束,此地早不复起先的热闹,不过数人在忙着拆旗帜帐篷而已。远远果然便看见少烈正倚在马侧,朝这方向张望,等见到疾驰而来的谢醉桥,略微一怔,方才面上那期盼之顿消,角紧紧抿了起来,戒备地盯着他。

  “跟我来!”

  谢醉桥朝他喝了一声,提起马缰,驭马转往无人之处而去。

  少烈朝他来时方向又看一眼,并未见到自己要等之人,下心中失望之意,翻身上马追了过去。两骑一直到了荒渺无人之地,这才停了下来。

  “她为何不来!”

  少烈着风,大声问道。

  谢醉桥气极,反而笑了起来,寒声道:“少烈世子,我妹子也是你当你问之人?前次你冒犯她之事,我也无意再多计较。此次过来,就是叫你知道,往后再不许着她!”

  少烈未想自己身份竟已被识破。见他说话时面带严霜,双目如电般地盯着自己,略想了下,索下马,单手放,朝谢醉桥行了个西廷之礼,这才道:“谢大人,我约她是有话要说。她既不来,你是他兄长,与你说更好。依我西廷惯例,我年十八,要娶世子妃。我仰慕她,意求她为,还望兄长玉全!”顿了下,又飞快道“我父汗一直有心与贵国好,本就有意代我遣使入金京,求娶贵国公主,以期两国永世和好。我回去后向他禀明,父汗一定会同意的。”

  谢醉桥未料他竟如此直白,道:“我妹子高攀不起世子,且她已有婚约,岂有悔婚再议之理?我朝适婚公主不少,世子尽管另娶便是。”

  少烈一怔,想起那夜自己费尽心机,就是问不出她的芳名,更遑论有无定亲。此时亲口从她兄长口中道出,也知道大昭之人对女子名节极是看中,若她真有婚约在先,自己只怕就永无希望了,心中升起一阵强烈惆怅,喃喃道:“她…有婚约了…”

  谢醉桥皱眉,道:“世子既也是明理之人,我不多为难你。此地并非你能久留之地,这就请回!”说罢提缰,催马行。

  少烈忽然忆起那一早她在自己注目之下醒来,与他对视之时面上出的娇羞之,心中一动,大叫道:“你定是骗我!我不信她有婚约!我回去派人去查下就知道!”

  谢醉桥见他纠不清,强下心头怒气,道:“世子,两国外从来便无定数。你父汗有好之心,自然是好。只我却绝不会让妹子远嫁他国。且我谢家男子,从来都只娶一,一心一意。女儿自然也只能嫁这样的男子。你身为西廷世子,难道竟能守着我妹子一人?”

  少烈口一热,昂首大声道:“只许你谢家男人守信,难道我西廷便无重义之男子?我既属意于你妹子,在此便对着皇天后土立誓,若得她为,此生绝不相负!”

  谢醉桥盯他片刻,终还是冷冷道:“便是这样,我也不会将我妹子许给你!贵国安都大人明动身离去,也请世子一道及早请回,切勿再纠不休!”说罢不再理会,径自驾马而去。

  少烈望他一骑飞去的背影,中只觉郁闷难当,仰天长啸一声,啸音久久不绝。

  ***

  谢醉桥回去,把经过和明瑜说了下,也是头痛难当,抚额皱眉道:“阿瑜,这臭小子极是难,油盐不进的。我怕他还不死心。赶紧去信,托我婶母和丈母给静竹再留意下有无合适人家。”

  明瑜自然明白丈夫为何烦恼,忍不住轻叹道:“最是少年心动处。原本咱们也不该这样强拆姻缘。只是可惜…”

  是啊,只是可惜…

  ***

  数之后,江夔带了谢静竹一道返南,仍是来时的高峻等人护送。谢醉桥与明瑜送出几十里地,及至关口峡谷之地,忽闻身后踏马之声,众人回头望去,见一少年飞驰而来,赫然正是那西廷世子少烈。

  谢醉桥脸色微变,怒气顿生,正上前阻拦,被明瑜扯住了衣袖。

  一人一马停了下来,骏马哕哕作声,引得车里的谢静竹和江夔双双探头出来。江夔不识这少年,谢静竹却樱微颤,圆睁了双眼。二人隔了十数步,四目遥遥相望,一时四下俱寂。

  少烈忽然从背后取弓,搭箭来,箭如长虹,噗一声入了马车檐木之上,箭杆上套了一枚兀自滴溜溜转动不停的金灿厚指环。只听少烈之声随风传来而道:“喂——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只方才这东西,却是我身份之象征。你回江南之后,务必等我!我必会去向你求亲!”

  谢静竹见那少年头,恍若从天而降般地望着自己,笑容灿灿,心中忽然像是燃了团火,也不管近旁之人了,探身出了车子,朝他大声应道:“我叫谢静竹!”

  少年念了几声她的名字,哈哈大笑,朝她扬了下手,又冲谢醉桥握了下拳,这才一抖马缰,宝马飞驰而去,瞬间便只剩一个黑点,只笑声却在峡谷弥久不散。

  谢静竹双眼发亮,忽然见众人都在盯着自己,江夔更是眉毛一抖一抖,脸一下涨得通红,猛地缩回了马车里。

  ***

  夜幕降临,明瑜哄了两个孩子入睡,寻丈夫到了书房,见他坐那里,目光虽落在书卷之上,却分明是在出神,晓得他还在为白的事所扰,叹了口气,拿走他手上的书。

  谢醉桥顺势将她揽了坐自己腿上,抱住她身,手轻轻抚摸她小腹,叹道:“阿瑜,我竟忽然觉着自己老了…”

  明瑜嗤一声轻笑,抬手轻绘他方隽的下颌线条,仰头靠他怀里,慢慢道:“我从前也曾对将来之事极其渺茫恐惧,后来遇见了你,心中便似有了依靠般的踏实。静竹也会有她自己的人生和可靠之人,我信她一定有福。”

  谢醉桥下颌抵着她额头轻磨几下,终于低低唔了一声。

  “哦对了,我前几收到了封信,你猜是谁寄来的?”

  明瑜忽然想了起来。

  “谁?”

  “竟是松公主呢。”

  “她?”

  谢醉桥有些惊讶。

  “是啊,”明瑜喟叹道“她跟我说,数月前曾悄悄去过江南一趟,见了公公。他眼睛已有好转,视物有形。他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引她见了自己的榻,只容一人而卧。公主道她终于彻悟,敬他对故去的亡情深至此,道往后再不会相扰。太后如今身子也不大好,公主为她安心,已应了太后为她另择的一桩婚事,待先帝斩衰后,便会成婚。”

  谢醉桥默然片刻,忽然道:“咱们到这里,转眼已是三年多了,与我表哥倒见过几面,只家里却一直未踏步过。待我忙过这阵,请命于上,咱们回去看下。前些我听外祖说,你爹娘和我爹都极想念咱们的一双孩儿。”

  明瑜抱住他,把脸贴在他膛上,慢慢道:“咱们若是一直在此,爹便不好过来与我们一道住。皇上不是已经数度来函,叫你返京回朝吗?我心里有个计较,再过两年,若这里真的太平了,咱们回去也好,这样一家可以团圆,爹一人也不至于太过寂寞。”

  谢醉桥抱紧了她,低声笑道:“阿瑜,我还听外祖说,爹闲着无事,已经把我们孩子的名字都起到了老四老五,只等着一一安上去。咱们不好叫他失望,这就去努力…”说着,抱起了她便起身。

  夜深,明瑜听着身边男人均匀而沉静的呼吸之声,伸展了下方才被他紧紧绞住的肢体,慢慢也沉入了梦乡,角还带了丝微笑。

  这一世,再大的深富贵,也及不上身边之人半分。

  他在哪,她便也会在哪。

  (大结局)
上一章   云鬓凤钗   下一章 ( 没有了 )
重生嫡女为妃狂帝邪妃特工重生:天宠妻之早见晚重生楼兰之农嫡女若水巧言令色千金裘重来一次重生之盛宠嫡重生炮灰农村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云鬓凤钗,本章内容为第一零四章云鬓凤钗边之人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云鬓凤钗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云鬓凤钗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