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金主,请上当》第七十六章人间别久不成悲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买外围足球用什么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买足彩买外围安全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 都市小说 > 金主,请上当  作者:一度君华 书号:47574  时间:2018-12-4  字数:8155 
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人间别久不成悲(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死到临头了,还有时间谈情说。”柯停风语声冰冷,却已经在给殷逐离左臂放血。殷逐离维持着一动不动地姿势,语声也轻:“很自私是不是?可我就希望他记着我,因为只有这样,我死之后,他才会护着我的家族。”

  柯停风看着那血全部成了黑色,心中亦是焦急万分,而见到殷逐离波澜不惊的神色,他心下略安:“不用担心,也许没有那么坏。”

  他有一种惊世骇俗的想法——给殷逐离换血。那毒随血而,即使她止住了大部分血,却仍旧危险。余毒不清,性命难保。他将想法说给殷逐离听,但也没有多大把握,殷逐离虽然体质甚好,但她如今毕竟身怀六甲。

  殷逐离闻言声音平淡得不像是在托自己的性命:“如果不试,我会如何?”

  柯停风斩钉截铁:“会死!”

  殷逐离就笑了:“那你在犹豫什么?”

  柯停风真的开始给殷逐离换血,他收集了合适的血样,找了数十个宫人,轮供血。殷逐离先前还有意识,到后来就不甚清醒。血右手进左手出,十五个御医轮辅佐照料,她时梦时醒,一声没哼。

  沈庭蛟放弃了所有的政事,半个月没有上朝。朝中上下似乎也感染了他的霾,一片沉郁。这些日子他大多时候守在殿外,却从不进去。御医本就紧张,他若在场,他们恐更是拘谨不安罢。

  半个月后,殷逐离瘦得了人形,沈庭蛟第一次被柯停风“恩准”进去看她。她还笑着调侃:“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膘,全搭进去了。”

  沈庭蛟将脸埋进她的长发里,一声不吭。殷逐离右手揽了他的,颇有些惊疑:“九爷也瘦了。”沈庭蛟抬头,轻轻吻过她的耳垂、颈项,小心翼翼如同亲吻一件稀世珍宝。

  这一次中毒,彻底毁坏了殷逐离的健康,她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得不躺在榻上一动不动。她本就是个好动的,突然被困在这方寸之地,多少有些不习惯。可哪怕只是稍稍的抬手,她也会觉得呼吸困难。

  殷氏几次入宫探望,但她身边御医轮照料,母女二人也说不上什么话。沈庭蛟怕她无聊,找了许多趣闻野史读给她听,甚至将政务都搬到昭华偏殿来处理。

  昭华殿终于安静下来,宫人们走路都小心翼翼,生怕有半点惊扰到她。特制的薰香带着中药浓涩的气味弥开来,盖过了花香。殷逐离开始习惯睁开眼睛便看到沈庭蛟,他经常吻着她的额头安抚她。没有知道他心里的恐惧,每一次殷逐离睡下,他都担心那双眼睛再也不会睁开。

  而殷逐离再也没有过问曲凌钰的下落。她恨了曲天棘半辈子,但她对曲凌钰没有半点恨意——她觉得这个女孩子有些像当年的她。于是去留生死,她也不想再追究了。

  经此一事,沈庭蛟终于也意识到宫中地道太危险,待殷逐离病情略稳,他就将其送回殷家大宅养病安胎,又命工部废去地下密道——如果一个帝王需要从密道逃生,那么他生或者死,又有何区别呢?

  殷逐离在殷家大宅,饮食供应仍然是内务府贴钱,她并未有半点收敛,而朝臣们也终于忘记了她的骄奢逸,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果皇后想把天捅个窟窿,嘉裕帝就会去搬梯子。

  次年一月,殷逐离终于产下一个小皇子,柯停风也不擅接生,沈庭蛟预备了三十个经验丰富产婆,又有整个太医局的御医备用,再加上柯停风掠阵,总算是母子平安。

  只是小皇子也不可避免地被毒影响,生来体质不佳,连哭也会憋得脸色发紫。

  殷逐离生平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孩子,虽然觉得很丑…但总也贪个新鲜。可没玩两天她就不耐烦了——小家伙太能哭了!宫里有母,照顾孩子比她周到,她也就当个甩手掌柜,将孩子往母那一丢,不管了。

  闲来无事,她重又恢复了往日的荒生活。秦师经常见着她就怒喝:“殷逐离,你又做新衣衫了!”

  殷逐离自然是不会管他的,反正衣服照做、首饰照添,大白菜依然只吃拇指大小的菜!沈庭蛟又开始了吃剩菜的日子。

  兴禾五年,五月中旬。殷逐离的身体终于勉强恢复正常,能够做些日常之事。但骑马打猎等剧烈运动仍是万万不行的。身体好些之后,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出宫,祭拜唐隐。沈庭蛟虽然什么都没说,那一却不得展颜。

  殷逐离有一段日子没有来过唐家祖陵,她虽与唐家不对盘,如今却毕竟是皇后,护陵人并不敢阻拦,只得派人禀报唐老夫人。

  殷逐离抱了一坛好酒,也没带旁人,径直行到了唐隐墓前。那石墓经年打扫,没有任何杂草或者尘垢。她靠着石碑坐下来,将酒倾了半坛在地上,经久不见,相顾无言。

  唐老夫人面怒容地赶来时就见着殷逐离——如今的文煦皇后,她倚碑而坐,置短笛于际,吹一首听不出来来处的曲子,她身体初愈,底气不足,笛声也如风中烛火般微弱。五月的天湛蓝无云,几缕阳光抚过她素的长衣,笛声低哀宛转,这浮生多少*恨,都这样匆匆地过了。无数的来处、同样的归途,当恩怨入土,故事结束,未愈的伤痛又由谁来细数?

  唐老夫人缓缓离了那座石墓,对护陵人轻轻地叹:“随她去吧…”

  夜间沈庭蛟仍过来昭华殿留宿,殷逐离半夜醒来,见他仍俯案,以朱笔批着奏章。她中毒之后受不得烟火气,这居住的宫室里就全都换上了拳头大小的悬珠,光线十分柔和。沈庭蛟那夜穿了件白色锦衣,外面披着金色的风氅,长发如水般倾而下,如午夜江畔,月下谪仙。

  案旁放的茶盏还是殷逐离喝剩下的,现今早已凉透,怕吵着她睡觉,沈庭蛟并没有安排别的人伺候。

  殷逐离下榻,缓缓行至他身边,从他身后环抱着他,将下巴搁在他肩头。沈庭蛟本有些不悦,但他对撒娇的殷逐离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故而开口时声音也还算轻柔:“时辰还早,乖乖睡嘛。”

  殷逐离不自觉,轻咬他的耳垂。自殷逐离有孕之后,沈庭蛟对她就一直克制,尽力不和她亲近,免得自己控制不住。如今面对她主动的示好,他明显难以自持,但他心里还是有些鼓气:“今晚不怀念你师父吗?”

  殷逐离不由笑出声来:“才多久没有,我们家九爷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了哦?”沈庭蛟冷哼,但见她身体好转,他心里也是高兴的,而且他喜欢殷逐离称他为“我们家九爷”这个称呼比陛下更讨他心:“柯大夫说…你可以了?”

  殷逐离揽着他的,手已经开始不规矩了:“九爷都问了他那么多次了,他要再答不行,怕要被拉到菜市口斩了吧?”

  沈庭蛟脸色有些发红,殷逐离轻笑一声,本来抱他,想想终究还是不敢使力,揽着他上了榻。沈庭蛟心猿意马,那朱笔在奏折上滚了一滚,留下一匝朱砂。

  殷逐离不是个老实的家伙,她沿着沈庭蛟雪的肌肤一路吻下去,颇有三月不知味的急切。沈庭蛟恐她太累,一路百般配合,不时还柔声道:“慢些,累吗?”

  殷逐离坏笑:“九爷放心吧,臣妾不会拿命来拼的,不然以后九爷再哭鼻子,连个递手绢的人都没有,多可怜呐。”

  沈庭蛟彻底面红耳赤:“朕什么时候有哭鼻子?再胡说八道,抄你全家!”

  殷逐离立刻接嘴:“九爷,其实臣妾和您才是一家…”

  六月,殷逐离开始重新接手户部的事。因为沈庭蛟吃了将近一年的剩菜,也足有一年未添置任何新衣,皇宫更有一年未更换任何用具,文武百官们(至少表面上)也都养成了节俭的好习惯。毕竟皇帝都穿着旧衣服,你一身金光闪闪,不是找么…

  而所有人当中,只有殷逐离一人金光闪闪,鉴于她做正事还是颇为靠谱,大家对她的穿戴都麻木到不能察觉了。

  七月份,民间有传言,道皇后娘娘之所以能够躲过一劫,皆是因为她的几件首饰。这几件首饰可不是一般的首饰,材料昂贵、作工巧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这是经过方圆寺的几位大师开光、在佛前享尽了数年香火的灵物!

  传说女子戴着它们不仅可以逢凶化吉,更可以拴住心*男子,令他一生一世只钟情于自己一人!这话一出,还是有些可信度。

  首先,殷逐离有钱,她能戴在手上的首饰,价值根本就不容置疑。再则,她这次遇险确实万般凶险,但她化险为夷了,她还母子平安了!最后,她又凶又骄横,可帝君沈庭蛟还真就钟情于她,从无别意!这其中说没有猫腻,是个人也不相信!

  于是有关皇后娘娘首饰的议论,越传越玄妙。

  终于这一,殷家新铺开张的时候,殷逐离放话出去——将自己一百余件受过方圆寺大师佛法加持的首饰公开展览。此话一放出来,各地富豪纷纷拥美前来。女人想得好——这么样的宝贝,能见上一回总也算不枉此生了!男人想得更好——反正这位皇后也只是展览,又不能卖,带女人看看就好了。倒是听闻这位皇后也是绝代佳人,能见上一回,总也算不枉此生了!

  如此一来,殷家商铺开张那天,场面简直是人山人海。殷逐离如约出示了自己的百余件首饰,每件都挂在一个水晶盒子里,透过纯净的水晶看珠宝,别有一番美感。女人们目凶光,男人们偷瞄殷逐离。

  殷逐离当穿着皇后的宫装,其丽威严令群芳都成了朝凰的雀鸟。这般再看这些首饰,竟然就如同自己和那凤冠宫装的距离一般。殷逐离见火候差不多,这才缓缓开口。先讲了一堆“光临”的场面话,然后切入正题:“今来的都是大荥有头有脸的人,这百余件首饰,殷某希望能为其觅得良主。”

  女人们一听就心抖,男人们一听就腿抖——殷逐离亲自出手拍卖的东西,得大出血!但这时候面子要紧,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自然得拿出底气。

  殷逐离将竞价的事儿都交给了郝剑,郝剑是这方面的能手,当即就找了十数名女子上前试戴,那众目睽睽之下,明珠耀躯,岂能不心动?

  第一件南海珍珠冠,串粉明珠一百零八颗,受方圆寺香火两年,皇后嫁作福禄王妃时所戴的凤冠,底价一百二十万两,最终成价一百六十万两。

  第二件累丝黄金镶蓝色碧玺手镯,颜色纯度绝佳的蓝色碧玺,殷逐离出嫁配饰,底价八十万两白银,最终以八十九万两白银成

  第三件…

  面子当前,男人们都疯了。殷逐离将百余件首饰卖出了制造成本的四十倍。

  小皇子取名沈卓,半岁,还不会说话,殷逐离跟养小狗似的,有时间逗他几下,忙起来一天到晚都不面。他反倒是和沈庭蛟在一起的时间长些,反正爷俩都经年呆在宫里,沈庭蛟闲下来便会将他带在身边。

  殷逐离负责钱粮税赋,边关的粮饷运输也是大事,更兼之殷家事务,她一直很忙。好在她擅放权,敢用人,事儿虽然多,却也不至于力不从心。偶尔哪里河工督造,她前去视查殷家产业的时候顺便就一并兼管了。没有钦差大臣的排场,但官员都知道她的脾,贪与不贪只是一个度。只要不过分,她不会追究。但如果超过了这个尺度,她下手可也是没有任何情面可讲的。

  她和这帮人本就合得来,偶尔喝个小酒、听听曲儿什么的,没有她大家还觉得不热闹。只是这些事自然只能背着沈庭蛟做的,一旦被他发现,必然又要大发雷霆。好在他是皇帝,要发现这些事也不容易就是了…

  八月,正逢大荥王朝会试之时,各地举人云集长安。沈庭蛟一直亲自主考,也十分繁忙。一直到八月末,殷逐离替他批阅奏折,猛地看见待定的三甲名额——傅云海、邹同、唐彦。她拿了那朱笔,轻轻勾了最末一个名字。

  名单未经沈庭蛟,直接被抄送了下去。三鼎甲出来,今科状元唐彦,榜眼傅云海,探花邹同。沈庭蛟为此悖然大怒,扬言要追究殷逐离欺君罔上之罪。朝堂之上,他大声怒斥,洋洋洒洒列了殷逐离十多项罪名。

  群臣惊惧,吓得缩着脖子不敢吱声。殷逐离站在他面前,待他都说完了方一抹脸,不以为然地道:“不就是个新科状元嘛,着什么急啊,唾沫星子都我脸上了。”

  沈庭蛟怒急,他决心这次一定要拿出帝王的威严,绝不能再纵容她:“来人,将殷逐离给朕拿下!削去右相一职…”

  朝臣也想进言,但自古天威难测,谁敢轻掳虎须?朝堂上安静得落针可闻,殷逐离垂着头待他说完,有侍卫进来押她出去的时候她方轻声道:“古人云衰则*驰,想不到臣妾容未衰,陛下恩*已驰。”

  那语声太过自嘲,沈庭蛟一怔,金銮殿上殷逐离负手而立,身姿英朗,紫的朝服在她身上透出七分尊贵,三分清华,她回眸一瞥,宛若深山月光。沈庭蛟的节就碎了一地:“朕…朕*未驰,只是这事是你能干涉的吗?你这么做,确实也不对嘛…”见殷逐离不语,他走下帝座,又转了两个圈“下次不准了!”

  殷逐离拱手:“臣知罪。”

  沈庭蛟点头:“那…那退朝吧。”

  群臣倒塌。

  当下朝之后,殷逐离见到一个人,着浅色长衫,身姿伟岸。那神形气度,像极了唐隐。殷逐离抬眸而望,仿佛整个长安城的光都凝结在她眼中。那个人缓缓走近她,语声带着似曾相识的温雅:“彦儿的事,谢谢你。”

  殷逐离阖目再睁时,笑容已淡:“不谢,反正我也不是为了你。”

  那人轻点头,转身行入漫天阳光之中。殷逐离望着他的背影,她知道这个人是谁——唐隐的弟弟,唐锦。也是唐彦的父亲。

  良久,身后一声轻咳唤回了神游中的她,何简神色严肃:“你甘冒欺君之罪,就是为了他?”

  “他?”殷逐离轻抚间玉笛,笑意缓缓绽放“何相,就算是大荥律法,也没有规定不能缅怀故人。”她行往户部,那阳光洒在身上,紫的朝服辉映着光,只余温暖,不觉悲伤。

  唐彦成了沈庭蛟的一块心病,这个新科状元像是随时提醒他自己头上这顶严严实实的绿帽。如今他高高在上,要挑出这刺可谓是轻而易举。他只是顾忌着殷逐离。

  十月初二,嘉裕帝万寿节。因着国势上,殷逐离也就大方地出了一笔钱,在宫中大肆办了一番。宫中设宴,自然是群臣相贺,各方使节来朝。其场面之隆重不必赘叙。

  及至夜间,殷逐离带沈庭蛟出了宫,回了先前的福禄王府。沈庭蛟将这里赐给了殷逐离,是名义上的右丞相府。但殷逐离长居宫中,这边也来得少。好在园林经管得当,并未有颓败之貌。

  王府有以前的旧仆,如今也升了总管。殷逐离命人搬了酒,另做了几样小菜,仍在湖边平坦的青石上与沈庭蛟小酌。当夜上弦月,秋风掠过湖面,挟裹着月桂的暗香。

  殷逐离亲自煮酒,沈庭蛟坐在虎皮锦垫上,宫宴中他喝了不少,这时候双颊仍带胭红,眸子里倒映着明灭不定的火光。殷逐离把着玉壶斟酒,眸子里却映着他:“今,是陛下二十三岁生辰,我们成亲…七年了吧?”

  沈庭蛟微怔,许久才点头。殷逐离倾身为他斟了半杯酒,那琥珀的酒汁挂在杯壁,晶莹通透:“七年前的殷逐离,和七年后的我,已经改变了许多,陛下。”沈庭蛟微愕,抬头看她,她浅笑如风“七年前,我确实心仪着他,我六岁就拜他为师了,十五年,他陪我走过最懵懂、最艰难的年月。曾经我对他亦确实存过非份之想,”她笑得自嘲“如果他选择不同的路,我会陪他走到最后。但是七年后的今天,现在坐在你面前的殷逐离,改变了。”

  她拈了一片枯萎的枫叶,轻轻搔过他的脸颊:“时隔七年,有些东西终于可以看得清楚。我想,我对他的感情,同他对我的感情,终于同步了。”她揽了沈庭蛟的肩,见他眸中似有醉意,就着他的手饮尽了他杯中残酒“从我决定同你返回长安开始,你就不是我次要的选择,明白吗?”

  沈庭蛟抬头直视她,她的神色平静淡雅,眸子里停泊着三月温柔:“你是一个意外,至始至终,我没想到我会在这朝堂纷扰之间逗留。所以…”她缓缓握了他的手,在边轻轻一吻“我不是在演戏,你是我的奇迹。”

  沈庭蛟倚在她怀里,七年,也许不能胜过缺席的戏分,但他还有很多个七年,可以陪她行至水穷、坐看云起。他又倒了半盏酒,猫儿一样倚在殷逐离怀里,寻了个最舒适的姿势轻啜,他第一次觉得两个人的距离那样近:“你并不需要忘掉他,我只是不希望我们之间总隔着一个他。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对你好…我也可以拭你之泪…”

  殷逐离轻啄他丰润的,语声低沉:“嗯。那么,我们今晚是不是该做点正事了呢?”

  沈庭蛟本就饮酒过量,眸子里都是闪亮的水光,他将杯中酒喂给殷逐离:“我们好像没有喝过杯酒?”殷逐离笑骂:“那还不是你自己不愿意吗?”

  沈庭蛟起身,将两盏酒樽斟,琉璃盏在炉火中光华熠熠:“喝吗?”殷逐离接过,与他臂而饮,不过一杯酒,两个人却都如今一场仪式般郑重。与其说是杯,不如视为心。

  不料这杯酒彻底地将沈庭蛟放倒了,殷逐离百般摇晃不醒,只得苦笑着抱他回房:“喝不了你早说啊,就这怂样还拭我之泪,我用来擦股都嫌膈应…”

  时在继续,沈卓学会了走路,学会了说话。他特别亲近沈庭蛟,第一个会叫的也是他父皇。殷逐离不以为意,平里对他管教甚为严苛。他经常不平,觉得殷逐离所有的宠溺和宽容都留给了沈庭蛟。对此殷逐离只同他讲过一次:“那是因为母后会陪着你父皇一辈子,他不用担心如果母后不在身边又当如何。可母后不可能陪着你一辈子。你是未来的储君,这朝堂不会纵容你,天下更不会。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

  沈卓四岁拜了秦师为太子太傅。秦师跟殷逐离不对盘,经常在殿堂上因政见不一而起争执。以至于有一天他上完折子后突然觉得浑身不自在,左右一看,才发觉殷逐离前往河南巡视耕和河工了。

  沈卓七岁那年,喜欢上了秦师的小孙女,被秦师怒训了一通。秦师告知殷逐离,殷逐离大喜,对着沈卓就是一通鼓舞:“喜欢就告诉她吧,男子汉大丈夫,敢*敢当!”

  沈卓于是开始追求秦师的小孙女秦嫣,为此秦师将殷逐离恨了个牙,每每遇见,总要互相奚落一番。

  兴禾九年,太子太傅秦师重病,以为临到弥留,命家人带话给殷逐离:“其实嫣儿作你的媳妇,老夫很放心。”

  结果话带给殷逐离后,殷逐离和沈庭蛟找了柯停风,又带了宫中医术良的御医一并过去,他又没死成。此事每每被殷逐离嘲笑,二人斗嘴依旧。

  某,殷逐离私纵案犯,将沈庭蛟亲笔勾决的案子发回大理寺,擅自由范珉重审。沈庭蛟自觉颜面受损,在朝堂上将之痛斥了一番,怒不可遏。群臣垂着头扮演木头人。

  他火未发完,殷逐离凑近他轻轻说了几个字,他态度陡变,连怒容也收了起来,一脸狐疑:“真的?”

  殷逐离耸肩,他在群臣目光的注视下干咳一声:“那谁,范珉啊,办案如有困难,可直接上报于朕!”

  群臣绝倒。

  下朝之后,殷逐离照例去户部,一众大臣围着她:“殷相,您到底跟王上说了什么?如何他突然就转怒为喜了呢?”殷逐离初时不语,他们追着问“殷相,大家都是伺候王上,您说出来,以后臣等心里也有个谱不是?”

  殷逐离摇头:“这个理由你们用不了。”

  这次连秦师都不信:“有什么理由是别人全都用不了的?”

  殷逐离一脸坦然:“我告诉他我又怀孕了。”

  群臣再次滑倒,最后还是赵毓小心翼翼地开口:“您…真怀上了?”

  殷逐离举步往前走,阳光为她镀上一层薄金,她笑意浅淡:“不过逗他乐乐…我们王上啊,有时候还真是单纯得可*。”

  群臣倒塌:“殷相,你那是欺君…”

  嘉裕帝沈庭蛟一生惧内,且没有主见,世人多如此评价。只不能否认的是,他在位期间,政治清明、黎民安定,一个久经战、百废待兴的王朝渐现了富庶的初象。

  史官写着这些杂论的时候,殷逐离正等着嘉裕帝批完折子睡觉。沈庭蛟懒懒地倚在她怀里,搁了手里的朱笔,见那仍堆积如山的奏折,作泫然泣状:“逐离,朕困了。”

  殷逐离正在看书,闻言低头,见他案上堆积的奏疏就大怒:“谁让你昨天又和张青出去斗蛐蛐了?休想偷懒,赶紧地把奏折都批了!”

  沈庭蛟回身揽着她的脖子,猫儿一般慵懒:“可是朕困了嘛。”

  见他确实昏昏睡,殷逐离敲了敲他的头,却终是搁了手里的《货殖列传》,缓缓执了那朱笔,将剩下的折子继续批下去。她的侧脸在悬珠的柔光下略褪了刚毅,显得温雅恬淡。

  其实那青史毁誉不过秋水一泓,却消遣了太多英雄。英名骂名从来只在世人口中,而我只在乎今朝魂梦与君同。

  沈庭蛟闭上双眼,听见殷逐离轻轻地哼唱一首小调,秦嫣养的那只猫喵的一声跃过拱檐,深宫的夜静谧而安祥。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
上一章   金主,请上当   下一章 ( 没有了 )
豪门老公的小女人不狠,地闪婚之老公还三婚盛宠:前溺爱成瘾一夜缠情:女闪婚后爱之娇美人为馅甜心,宠你没婚情薄,前夫不孕有三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金主,请上当,本章内容为第七十六章人间别久不成悲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金主,请上当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金主,请上当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