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紫玉钗街诡怪传说》第782章:龙井梅菜番外的全文阅读页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买外围足球用什么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买足彩买外围安全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 灵异小说 >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作者:十月十二 书号:47238  时间:2018-11-6  字数:8574 
上一章   第782章 :龙井梅菜番外    下一章 ( 没有了 )
  "呼…呼…"外面风声刺耳,我一早从睡梦之中醒过来,只觉得还没出被窝儿,冷的发颤。哆哆嗦嗦的起身穿衣服,衣服哪里还是衣服的触感,分明像是一块块的铁片子,冰凉冰凉的。

  数九寒天这般的煎熬,我望着熄的连火星子也不剩的小炭炉子,忍不住且叹了口气。

  好不容易穿上了衣服,踩着鞋吧嗒吧嗒的下楼,只闻到了扑鼻子的牛香气,这香气似乎都带着热气,教人忍不住精神一震。

  我忙跳下了楼梯伸头往厨房里看,但见爹果然用小火熬着紫砂锅,紫砂锅里当当的是香气扑鼻的牛羹。

  "哎呀,爹今大手笔!"我直着眼睛跑过去使劲闻了闻,道:"火灾之后,咱们可许久不曾吃了。"

  "嘘,你这馋猫。"爹刮了我的鼻子一下,道:"是相的客人家里杀了牛,给咱们家也用干荷叶包了一块来,可不是着天寒,熬一锅羹补一补肚里油水好过冬。"

  我忙道:"爹,咱们家这一阵子生意不是还行么,为何娘总不给咱们吃?"

  爹答道:"你娘给火灾吓怕了,一有钱便往银庄里跑,哪里给咱们想得到留一点钱。"

  那羹在紫砂锅里翻滚着,异香扑鼻,爹撒上了一小撮香菜,道:"盛出来,趁着热乎吃!"

  我忙应下来,却趁着爹不注意,往一个盖碗里面偷偷的装了一碗,大冷的天气,教龙井也喝一点暖暖身子的好。

  吃过了那香滑的牛羹,我寻了个托词,便挎起了篮子,将那盖碗儿装进去,往龙神祠里去了。

  前下了好一场大雪,眼见着虽说高照,那房顶上的积雪也没化,倒是在房檐下面挂出了锋利的冰柱儿来,不知怎地,倒是觉得那冰柱一副凉凉甜甜的模样,想到了这里,周身忍不住又是一个哆嗦。

  龙神祠的雪早给那勤快的小厮扫了一干干净净,我顺着青石板路推门进了正殿,倒是一阵暖风扑面而来,教人好不惬意,可是细细一闻,还有一种可疑的香气。

  我定睛一看,只见龙井正舒舒服服的坐在了供桌上,两脚之间夹着一个小小的暖炉子,脸的享受,一见了我,自笑道:"怎地,傻狍子也闻见了牛香!本神慷慨,分给你一块,多了不给。"

  原来暖炉上面,还烤着几方牛干儿。

  亏我还惦记他,不想神仙自有神仙的法子,吃的可舒服的很。

  瓜片见我来了,忙扑过来,道:"好香!好香!傻狍子带来好物件儿!"

  我从篮子里面取出来了牛羹搁在暖炉旁边,道:"只怕清汤寡水的,你们也瞧不上眼哩。"

  龙井一见是牛羹,却是眼睛发亮,道:"谁说本神瞧不上眼,本神吃你送的供品吃惯了,旁的才是瞧不上眼的,"说着捧起了那碗来,呼噜噜喝了一个干净,瓜片则急的只干瞪眼:"给我留点儿!给我留点儿!"

  待到龙井搁下了碗,里面自然连个渣子也不剩下。

  瓜片气不过,自去抓了牛干儿,飞到大梁上吃去了。

  龙井眯着眼睛,道:"傻狍子,本神吃喝足没事做,你寻个事情来与本神解闷。"

  "大冷天的,只怕连那妖鬼也给冻的不想出窝了,"我答道:"是以近来这紫玉钗街上并没有甚么异事。"

  "甚么!"龙井瞪眼道:"连一件异事也寻不出来,敢情你这龙神使者是个吃干饭的?本神不依,你现下里得找事来与本神解闷。"

  这龙井少说活了也得有几千年了,怎地还跟个孩子似的,没得教人无奈,我只得说道:"这个时候,上哪里与您寻解闷的…啊,对了,龙神爷,听说城隍庙开了庙会,要不然,咱们去那里瞧瞧,有没有不服管的妖鬼?"

  龙井一听,登时便坐起身来,道:"这倒还算得上是个好去处,也罢,本神便勉为其难,过去瞧一瞧。"说着,懒洋洋的起身,倒是走的比我还快。

  瓜片生气那牛羹不曾留给了它,赌气也不跟着,自从大梁上下来,将余下的牛干也俱吃了下去。

  我只得跟随在了龙井身后,踏着路上的残雪,往城隍庙去了。

  平素里,大概城隍庙里的神灵与龙井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也不见龙井与那些神灵有甚么交往,这贸然往人家的地盘去,指望着龙井不要惹是生非是了。

  城隍庙的庙会是整个京城之中最大的庙会,今里天气晴好,不少老人带着孩子,青年带着女子,在庙会上徜徉,看那许多杂耍的。

  正瞧见前面围着人最多的,是一个表演异域戏法的,我随着龙井钻了进去,只见那变戏法的与那老邢法师一般,乃是一个高鼻梁,绿眼睛的西域人,不过年纪轻轻,生的虽然与中土人士迥异,倒还是显得英俊不凡,怪道围着这个法师的,全数是些个一脸兴奋的年轻女子。

  "看好了,莫要眨眼…"那西域法师环视了一下围着的人群,手心往上一翻,搁了一粒种子在手心,那手心一合,只见他修长的指之中,居然冒出了一丝绿意。那绿意往上攀爬着,像是一株植物,那植物慢慢的长着,枝干出来了,叶子出来了,茎秆上面,居然还生着细细密密的刺。

  最出奇的,是那植物的顶端,居然还鼓囊囊的冒出了一个花苞来。

  花苞越来越鼓掌,眨眼之间,居然悄然绽放,开出了一朵丽的花来,那花生着好几重的花瓣,便在众人眼前一层一层的张开,颜色深红,是前所未见的模样,且随着那花瓣张开,一阵扑鼻的异香也扑面而来,围观的女子们俱尖叫了起来。

  "啊呀,当真好本领!"我也跟着鼓掌叫好,那法师见了我,微微一笑,居然便从手上将那花朵摘了下来,送到了我面前来:"姑娘喜欢,尽管拿去便是了。"

  "诶…"我大喜过望:"真的可以么?"便伸手要去接,不料想龙井倒是先我一步,劈手夺过去,自说道:"这个东西来的出奇,我先瞧瞧。"

  那西域法师微微一笑,道:"不想姑娘原来携着伴侣来的,失敬失敬。"说着转了身,再去耍旁的戏法了。又是空手变出来一只颜色鲜的雀儿,又是随手拈来一个漂亮的红果子,人人皆称妙。

  我瞧着那戏法,直了眼睛,连声道:"龙神爷,这个法师当真好道行,出手好不叫人佩服。"

  龙井翻了个白眼,道:"你这双眼睛,也只不过会瞧个热闹,是瞧不出来门道的。"

  我答道:"戏法的诀窍,便是不知道才看一个精彩,全数知道了真实的手法,可还未必好玩儿呢!"

  "你这傻袍子居然也要想的这么开,真真的教人刮目相看呐!"龙井像是不大服气,接着说道:"给人蒙蔽也无所谓?"

  我答道:"戏法不给人蒙蔽,才是一个失败。这个法师人也精神,手法也利落,怪不得这么多人喝彩,龙神爷,咱们多瞧一会子罢?"

  龙井却拖着我道:"既然如此,那,傻狍子,你瞧瞧这个。"

  我低头一看,但见那花朵初始虽然丽,但在龙井的手里,不多时,居然便化作了一只油光闪亮的虫子来。 我瞪大眼睛,道:"龙神爷,你怎地将花变成了虫子了?没得可惜…"

  "你说的这是甚么蠢话!"龙井吹胡子瞪眼的说道:"甚么叫本神将花变作了虫子,分明是那个西域人看着你像是个傻的。这才将虫子变成了花,要用这个拐带你哩!"

  "拐带我?"我瞪大眼睛:"便是送花与我的原因么?"

  "那是自然,你以为呢!"龙井翻了一个白眼,道:"你若是不信,咱们今里,便学一个英雄救美去。"说着往那一努嘴,我一看,那西域法师变出来一个鲜红的果子,正与了一个美貌的少女。

  那少女受宠若惊,忙接了过来,那法师点头道:"姑娘尝尝,这是我们西域的琼浆果,最最甘美怡人的。"

  那姑娘推辞不过,便轻启朱,咬下了一口,我留心一看,那法师的嘴边果然出了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笑容来。

  不多时,那法师再耍了几个有趣的戏法之后,便收拾着东西,与众人拱手作别,自要归去了,旁边众人意犹未尽,都主动搁下了捧场的赏钱,才依依不舍的各自散去,但是那个吃了果子的少女,却留了下来。

  那西域法师微微一笑,将变戏法用的东西聚在担子上扛起来,那个少女却像是失魂落魄的模样,居然便尾随了上去,且脸嫣红,像是情窦初开一般模样。

  我忙道:"龙神爷,我怎地瞧着那个姑娘,像是看上那法师了?"

  "废话,所以才说,给人蒙蔽,便是戏法成功了。"龙井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道:"走,看看要怎地私奔。"

  那法师与少女一前一后,穿过了熙熙攘攘的庙会,像是有一看不见的线牵引着一般,一直不曾走散。我倒是给正冲着我们过来的一股子人群撞了一个踉跄,只得且扯住了龙井的后衣襟,免得走失了,又要给他讥讽。不想龙井居然是难得的好脾气,只叹了口气,便将手伸过来,牵住了我的手。

  我心里猛地一颤,百年之前,双生花也是给龙井这样牵着,在庙会看走马灯的么?

  龙井的手修长又温暖,说不出的一种感觉,像是昨重现,一幕一幕关于前世的过往再度想起来,那个时候的双生花,也与现在我的一样,既心慌,又有些个期待,还有不知为何的一种惆怅。

  "你手出汗了。"龙井丢下一句:"很紧张么?"

  我忙摇摇头,道:"梅菜我可不紧张 ,这…这都要怪龙神爷的手太烫了。"

  "是么?"龙井挑起了英的眉头来:"那,大概罢。"

  好像龙井握着我的手,更紧了一些。

  不知道甚么时候会松开呢?还没得到,我先开始去害怕失去了,这大概是一种病态,一种说不出的病态。

  "萝卜…赛梨…辣了换!"一声悠扬的喊声,龙井停驻了脚步:"本神要吃比梨还甜的萝卜。"

  "龙神爷,当务之急,是那个西域法师莫要害人罢?"我好言相劝道:"下次再吃,萝卜也有。"

  "本神现在要吃。"龙井松开了我的手,自去翻翻捡捡的挑起了泥萝卜去。我叹口气,将铜钱与了老板,这个时候,人群散开了,路又好走起来。

  大概,也没有牵手的理由了。本来并不觉得甚么,却好像手头丢了甚么东西,心里空落落的。

  龙井拿着鲜红的萝卜边走边吃,不多时吃进去大半,但见他将剩下的萝卜在嘴里,自顾自往前走,回头一见我正尽力往他身边赶,还是在自己华贵的长袍上蹭了蹭一手的泥,不由分说的又将我的手牵上了。

  可是这里,人没那么多,冲不散的。

  心底奇异的感觉,好像我也吃到了比梨还甜的萝卜去。

  "你笑什么?"龙井耐心的望着我。

  "我没笑。"我赶紧抵赖。

  "你胡说,本神都看到了。"龙井却像是咬死了不松口。

  我忙正一正脸色,道:"你看错了。"

  "是么…"龙井狐疑的望着我,像是从头到脚把我看了一个穿。

  "诶,都怪龙神爷打岔,那西域法师和姑娘呢!"我一见那两个人早走出了我们的视线之外,登时慌了手脚:"若是跟丢了,那姑娘岂不是…"

  "有本神在,你胡乱关心什么!"龙井喝道:"随着本神来是了。"

  "是了是了。"我只得点点头,跟着龙井的脚步走。

  失去记忆以前,龙井好像真的很高,高的我须得仰视,但是现在,我到了龙井的肩膀那样高了,再过一两年,是不是能追上龙井的鼻子了?

  他一点也没变,将来能变的,大概只会是我。

  但那个是将来的事情了。现在想还太早。

  龙井嘴里还是将余下的萝卜咬嚼的嘎吱嘎吱作响,我没吃也知道那萝卜会有多脆。

  "傻狍子,明年还会有庙会么?"龙井问道:"还有没有旁的好玩儿的?前一阵子捉妖忙的什么也顾不上,这下清闲下来,可不是须得好好玩耍玩耍,方才不负韶华。"

  龙井的韶华,不是永恒不变的么。又有甚么负不负的…韶华这种东西,只有凡人才有。

  我便笑答道:"庙会自然每年都会有,说起来,紫玉钗街上好玩的多得很,春日里沿着这边放风筝最好,夏日里可以放莲花灯,秋日里能在胭脂河边赏月亮,元宵节有猜灯谜的,刚过了年,年下能放爆竹…对了,上次还与李公子在他的寿诞,还放过孔明灯哪!听说在孔明灯上许个愿,准能成事…"

  "嗤…"龙井哼了一声,颇不服气的说道:"凡人简直可笑,这是个什么传闻?区区一个孔明灯便可有求必应,还要本神作甚?烧香拜着好看的么?"广系见划。

  "龙神爷是好看的。"没头没脑,我也不知道为何,便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可是话一出口,我自己也给愣住了,这真是,从何说起啊!

  "这个么,本神自然也知道。"龙井自鸣得意的摇头晃脑道:"谁不知道本神素来英俊倜傥,神采非凡,好比说,二狗子是长得比本神好看,却整不见天,苍白虚弱,全然像是肾虚模样,睚眦兄长倒是丰神俊逸,却总不可亲,冰块似的,太拒人千里之外,说起来,最合宜的,自然还要数得上本神了…"

  不知不觉,我倒是想起了瓣儿和那锦来了。

  不过,龙井这一说,我却硬是觉得有道理的。

  情人眼里出西施?不不不,有情的是双生花,大概不算是我罢?不算罢?嗯,应该不算…

  "傻狍子,你看!"龙井往前面努努嘴:"瞧着罢,咱们去救美。"说着拖着我藏到了不好给人瞧见的地方。

  我忙抬眼一看,但见那胭脂河边,果然是西域法师与那个少女。

  四下里无人,西域法师正与那少女微笑,我刚把头一伸要看一个分明,龙井却将我头按了下去,低声道:"怕狍子头不给人瞧见么?"

  我脑袋扑在了龙井的宽袍大袖上,一种檀香混杂着萝卜的奇怪味道扑鼻而来,有点儿,有点儿好闻。

  "怎么样,你愿意跟着我走?"远远的听见了那个西域法师的声音。

  我小心翼翼的将头伸过去,但见那个少女点了点头,对那分明是初识的法师却是一种十分恋慕的模样。

  "那,便跟着我走吧。"那法师微笑着将手盖在了少女的头顶上,少女居然瞬时化作了一只美丽的火红色鸟儿。

  "嗯…丹朱火鹤,能卖个好价钱…"那个法师十分满意的喃喃自语,那个火红色的鸟儿仿佛这才恢复了神智,脸的惊慌,扑腾着翅膀要逃,却给那法师一把抓在了细长美丽的脖颈上,像是十分痛苦,发出了凄凉绝望的声音来。

  "怎么样,要不是本神,现如今,大概你也要给人捉住卖掉了,估摸着,也卖一个酱爆狍子…"龙井还有心思幸灾乐祸。

  "龙神爷,莫要说风凉话啦,快去救救那姑娘吧!"

  "急什么,本神自有打算。"龙井立即伸出修长的手指,清脆的打了一个响指,只见那西域法师与那火红色的鸟儿,俱停止了动弹,立在了原处。

  龙井这才施施然的走过来,望着那一人一鸟,笑道:"一只果子,骗一条人命,当真是个无本万利的好买卖,连本神看着都心动呢!"

  那法师虽说身体僵住了,却尚且是清醒的, 眼珠子剧烈的转动了起来,颤声道:"你…你是本土的神灵…我,我不过是外乡人,并不懂此间的规矩的…还请这位神灵法外开恩,原谅我不知道事情…"

  "便是在你们西域,喜欢哪一个姑娘,也能不问她是否愿意,能强行带走?"龙井眯起了眼睛:"本神还不知道,异国的神这般的不闻不问,任子民自生自灭。"

  "此言差矣,老朽也等着这厮不短时候了!"说话的,却是施施然自胭脂河边走过来的贾二爷,贾二爷眯着眼睛道谢道:"哎呀,可多亏了龙神爷了,这才让这个强盗落入网中,老朽追查许久,今方才得到了证据,啧啧,抓贼拿赃,再不假的。"

  "嘿,贾二爷在这里守株待兔,倒是守了一个方便。"龙井笑道:"你们那里的登徒子么?"

  "惭愧惭愧…"贾二爷一副脾气很好的样子,道:"龙神爷辛苦,帮着老朽制服了这个无恶不作的败类!"

  "赶巧了而已,"龙井挥挥手,道:"机缘巧合。"

  只见龙井手一挥舞,那变成了火红色鸟儿的姑娘突然便化为了原来的模样,软软的跌在了地上。

  "诶…"那姑娘按着自己洁白细的脖颈,大口着气,望着龙井,感激的说道:"是这位公子救了我么…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好说,好说,"龙井笑道:"若想答谢,几方酱牛也够了。"

  "这怎么行…"那姑娘望着仍然不能动的法师,心有余悸的说道:"这个法师与了我的那个果子,也不知道里面包含着甚么术,居然竟教我身不由己,只一步步的跟了来,我心中害怕,身体却不听使唤,还变作了…变作了那怪异模样…本以为无处可躲,所幸公子对着我伸出援手,要不然,我只怕…公子的救命之恩,我是一定要报答的…"

  龙井答道:"无妨无妨,也是你命不该绝,你自灰去吧,受了这样的惊吓,大概也得好生休养才是。"

  那贾二爷也忙说道:"姑娘,这乃是神灵天职,你也莫要太过放在心上,我们无需回报,酱牛倒是可以多做几方,老朽住在铁锚街丝缎铺子…"

  那姑娘却像是根本没听到贾二爷,更没见到贾二爷,一双眼睛牢牢的望着龙井,道:"不论如何,我想还了这份情…"

  龙井笑道:"心领,心领!"

  贾二爷见酱牛大概没自己的份,只得叹口气,拿出了一段绳索,绑住了那西域法师,径自拖着走了,也不忘以中土的礼节,对龙井拱手道:"龙神爷,后会有期!"

  "贾二爷珍重!"

  龙井与贾二爷告了别,带着我便要回去。

  不料那姑娘却仍追了上来,又是一脸看着那西域法师一般的恋慕:"那…那我情愿做公子身边的丫鬟,陪伴陪伴公子也好的…"

  龙井忙道:"我身边的女子,有一个够了。"说着又牵住了我的手,道:"这个好。"

  我只觉得自己像是龙井身边的一个物件儿一般,说不出的别扭,却又说不出的…

  那女子失望起来:"是么…那,我愿意,帮着公子做一辈子的酱牛…"

  龙井一听,两眼发亮:"此话当真?"

  我一见龙井这副样子,忙道:"龙神爷,那酱牛,梅菜我也会做!"

  "啊,这倒也是…"龙井像是什么计谋得逞似的,居然狡黠的笑了:"既如此,那本神便勉为其难,还吃你的罢。"说着,带着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胭脂河畔重回庙会里去了。

  "公子…公子…"

  那个女子柔婉的声音,还在胭脂河畔回响,我想回头看一眼,却还是给龙井拨了回来:"怎地,你想着让本神改变主意么?"

  "那倒不是,"我忙道:"不过嘛,那个姑娘,好像也对龙神爷颇有好感的…"

  "对本神颇有好感的可太多了,可是嘛,谁让你运气好呢。"龙井侧过头,笑的一脸和煦:"本神想要留在身边的,只有你啊。"

  脑子里轰然一声响,像是见到了漫天的烟火,华丽璀璨,美不胜收。

  "所以,你留下来罢。"龙井自说自话的继续讲着:"本神既然留下你,那你这一生一世,来生来世,都随着本神,也是了。"

  "可是,我会老,会变化…"

  "那又如何?"龙井牵紧了我的手:"本神也会变化,待你成了花婆婆的模样,本神变成太平猴魁那种岁数,如何?凡人怎样相守,本神也做的到。你不相信?"

  我相信,我怎么能不相信?

  不管是前生还是来世,他都是他,我都是我啊!

  "砰…"远处一声锣鼓巨响,像是庙会之中开始表演耍龙耍狮子的了。

  "咱们去看看。"龙井不再用整只手将我的手包起来,而是与我十指,不再像是长辈牵着小孩子,而是,我们是相当的两个凡人一般。

  等来等去,错过许多,等到了。

  以后的事情自不必想,现在这样,心满意足了。

  冬日的风虽然凌冽,却总也不觉得冷。因为龙井的手,比甚么都温暖啊。

  我等着一年四季,在紫玉钗街上所有好玩儿的事情,与龙井一道去做。

  "傻狍子好福气啊…"龙井得意洋洋的说道:"福气好的,本神都羡慕你。"

  "谁说不是呢!"我握紧了龙井的手,笑了。
上一章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下一章 ( 没有了 )
鬼胎十月最后一个阴阳死亡招待所娶个死人当老尸道奇谈出魂记阴阳代理人麻衣相士剧组异实录灵魂殡葬师驱魔屋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紫玉钗街诡怪传说,本章内容为第782章:龙井梅菜番外的全文阅读页,紫玉钗街诡怪传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紫玉钗街诡怪传说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