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娇妻如云》第五百九十七章蔡府里的窃窃私语的全文阅读页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买外围足球用什么软件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买足彩买外围安全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一品唐侯 庶女狂后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御宠医妃 新唐遗玉 嫡女福星 庶女攻略 特工皇妃 庶女掀桌 鬼帝毒妃 锦衣当国 名医贵女 神赌狂后 家门幸事 嫡女风华 嫡女贤妻 腹黑妖孽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 > 买外围足球用什么软件 > 娇妻如云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书号:36986  时间:2017-7-31  字数:4668 
上一章   第五百九十七章 蔡府里的窃窃私语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第五百九十七章:蔡府里的窃窃私语

  从文景阁出来,直奔景泰宫,太后那边,还在和太皇太后、晋王说话,沈傲在外头先悄声把敬德拉过来,低声垂询几句,敬德朝他笑呵呵地道:“王爷不必怕,太后那边,火气已经消了,去问个安便是。”

  沈傲才大起胆子,叫敬德去禀告,太后迟疑了一下,原不想见他,倒是一边的晋王道:“母后,人都来了,挡回去终究不好,还是见一见吧,省得说天家薄凉。”

  太后绷着脸,道:“传他进来。”

  沈傲进去,行礼问安,太后还没说话,晋王已笑嘻嘻地道:“来人,给沈傲赐坐。”

  这般的热络,倒是让沈傲第五百九十七章:蔡府里的窃窃私语受宠若惊,沈傲欠身坐下,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讪讪笑道:“太后在宫里也是闷得很,难得晋王过来陪一下,太后见了晋王,心情就好了。”

  太后本来绷着个脸,听沈傲这么一说,脸色就缓和了一些,只是依然沉着脸,却也不说什么。

  晋王呵呵笑道:“是,是,是,往后儿臣一定要多进宫来,陪着母后说说话。”

  太皇太后这时也给沈傲台阶下,板着脸道:“沈傲,你知罪吗?”

  沈傲认错态度良好:“知罪,知罪,万死难咎。”

  太皇太后就笑道:“太后,哀家看沈傲既然知罪了,也就罢了吧,他毕竟还年轻,还能怎么样?难得晋王和沈傲都入了宫,倒不如打几圈雀儿牌?”

  晋王拍手叫好道:“儿臣也好久没有陪母后打雀儿牌了,来,来,来,这就叫人上牌来。”

  太后只好板着脸道:“难得宗儿陪着,就打一圈吧。”

  叫人上了牌,一人各占一个桌脚,先是气氛尴尬地抓牌出牌,渐渐地,太后也上了瘾头,沈傲出错了一张牌的时第五百九十七章:蔡府里的窃窃私语候,恰好被她捉到,笑呵呵地道:“沈傲打牌怎么这么没有精神?这么显眼的牌也会出错?”

  沈傲见机道:“罪臣万死。”

  太后撇了撇嘴道:“万死什么?打叶子牌也是万死?好好打你的牌。”

  沈傲精神一振:“尊懿旨。”

  此后气氛也就热络了,一直到了黄昏,沈傲才和赵宗一道出宫,赵宗笑嘻嘻地时不时朝沈傲打量,沈傲被看得心里发,忍不住加快脚步。

  赵宗便追上来,道:“慢着点走,宫门没这么快落钥。”

  沈傲只好又放慢脚步,赵宗才道:“沈傲,你好大的胆子,若不是你勾引…”

  沈傲立即打断:“晋王,有些话要说清楚的好,我与紫蘅,是异,最多也不过是吸引,何来勾引之说?”

  赵宗只好道:“就算是吸引,若不是你这般,紫蘅已经嫁到蔡府去了,什么事都不会有,现在留下的这个烂摊子,你若是不担当起来,本王断不和你干休。”

  沈傲颌首点头道:“这个好说。”他突然发觉,自己好像也不是全然没有底气,现在应当不是自己去求晋王,而是晋王求自家才是,心里有了变化,也端起了架子。

  二人边走边说,一直到了正德门这边,已经和好如初了,一下子把不愉快的前事忘去。

  …

  一之前,蔡府这边还是张灯结彩,那新挂上去的漆金匾额,还有那门口一直延伸到数重门去的灯笼,披红挂绿的彩灯、红绸,只一夜功夫,就悉数不见了踪影,门房这边,一丁点喜庆都不见。

  遇到了这桩事,据说老太爷已经卧病不起,这一次,是真的病了,连夜召了郎中过来看,好不容易才缓解了些病情。至于二老爷,一直陪在老太爷那边,偶尔也会去蔡伦那边看看,看到他的,都知道他现在的脸色铁青,肚子的怒气,昨天夜里,有个家人不小心笑了一下,直接被他拉到正堂里,活活打了四十多鞭子,到现在,人是死是活还不知道。

  至于小少爷,遍体鳞伤,据说脚骨也断了一,眼看是接不好了,多半要成一个废人。整个蔡家,从喜气洋洋到遍地哀鸿,竟只是一眨眼的事,教人嘘唏。

  各房的几个长男,也都是苦着个脸,不过有了解内情的,却也知道也不是所有人都是愁眉苦脸,就比如四房的四老爷,早就眼红二老爷这一房了,蔡伦小少爷才学出众,若是再娶个郡主回来,四房还不知道有没有出头的一,现在蔡伦这样,四老爷要欢喜还来不及呢!

  不管怎么说,各房在老太爷那边,都是尽心伺候的,四五个夫人,都是轮去问安,几个儿子,也都一宿没睡,到了三更,好不容易伺候着老太爷睡下,大家才敢出来活动。

  几房的老爷都是坐在堂里等候,偶尔传出一阵咳嗽;蔡攸那一支分了出去,如今做主的,便是蔡绦了。蔡绦脸色最是凝重,木然地坐了一会,从前呼风唤雨,现在却是被欺负到这个份上,这个转变,蔡家没有适应,蔡绦也没有适应。

  蔡绦咳嗽一声,看着几个兄弟,慢地道:“该歇的就去歇了吧,这里有我看着。”

  下头几个人都是摇头,心里阴暗的,更是以为蔡绦是要讨好卖乖,到时候老爷子起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若是去歇了,天知道别人会怎么编排自己。那四房的蔡斯呵呵一笑,真挚地道:“我们倒也不累,就是二哥这边又要顾着部堂的事,又要照顾父亲,蔡伦那边也要惦记着,就怕二哥的身子吃不消。”

  蔡绦抿了抿嘴,厌恶地看了蔡斯一眼,也不搭他的话,过了半响,喝了口茶,打起一分精神,道:“好好的一个家,怎么就到了这种田地?”

  他唏嘘了一下,也说不上什么了。

  那边一个主事过来,低声道:“老太爷醒了。”

  大家都豁然起来,个个朝卧房那边去,争先鱼贯而入,便看到蔡京半卧在榻上,整张脸都松垮下来,气若游丝地由个小婢喂服着参汤,听到外头的动静,瞥了所有人一眼,呼吸局促了一下,摇了摇手道:“绦儿留下,其余人,全部在外头候着。”

  其他几房的人面面相觑,那蔡斯嫉恨地看了蔡绦一眼,也就乖乖地退了出去。

  蔡绦快步到蔡京的榻前坐下,握住蔡京的手道:“父亲…”

  蔡京脸色逐渐变冷,叫小婢退下,随即道:“宫里来人了吗?”

  蔡绦道:“倒是来了一个,抚恤了一下,儿子问这次的婚事,那公公什么都不说。还有问及到沈傲的时候,那公公只是冷笑。”

  “不该这样问,早就知道是这样的,天家有自己的私心,成了这个样子,郡主不会再嫁过来。至于沈傲,只因这么一件事,也掰不倒他。 你就是太不经事了,闭门思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长进。”说罢,叹了口气又道:“伦儿呢?伦儿那边怎么样?”

  蔡绦黯然道:“好不容易救了回来,命倒是留住了,只是…”

  蔡京目无表情地颌首:“现在你看清了吗?咱们蔡家要完了。”

  蔡绦脸色剧变,道:“这是怎么说?”

  蔡京无奈地道:“蔡家能有今,凭的就是圣眷,是天恩,否则老夫历经二十年不倒,总揽三省,政敌何其多?还不是被老夫轻易地剪除?”

  接着,蔡京又叹了口气,道:“悔不当初啊,早知在沈傲羽翼未之时,就该将他剪除,谁知一个疏忽,竟到了这个地步。”

  蔡绦道:“父亲为陛下心劳力,陛下至不济,也不会薄凉了咱们蔡家的。”

  蔡京摇头道:“你不明白,不明白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丝,要得圣眷,要一步步地经营,不能出一点差错,可是一旦有了猜忌,便是转眼之间败落也是没准的事。伴君如伴虎,就是这个意思。”

  他咳嗽一声,又道:“事到如今,老夫是没几年活头了,可是你们怎么办,怎么办?”

  原以为可以靠着清河郡主维系住蔡家,可是现在看来,是想都别想了,没了这道护身符,将来会成什么样子,才是蔡京张眼想到的第一件事。

  蔡京颓然道:“眼下这个时候,唯有两个办法,要嘛是请辞,咱们回老家去,这里的事再也不管了,向沈傲服个软,或许还能平平安安。”

  蔡绦道:“父亲是糊涂了,不说姓沈的会不会肯放过咱们蔡家,就说这么多年,咱们得罪了多少人?又有敌国的财富,失了汴京的联系,谁不会眼红?沈傲能罢手,别人也不会肯罢手的。只怕就只是一个小小的知府,便可让我们破家了。”

  蔡京叹息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到了这个地步,想要做个百姓也不可得了。所以这是下策,上策就是与沈傲拼死一搏,拼了性命,也要和他见个分晓。”

  蔡绦紧紧握住蔡京的手,道:“这么说,父亲已有了主意?”

  蔡京摇头道:“再多的主意,也没有用,现在掰不倒他的。只有等,再等等,等时机到了…”

  蔡京显得疲倦至极,吩咐道:“去,把你的几个兄弟都叫来。”

  蔡绦点点头,出去了一下,领着几房的人一起进来,蔡京先把目光落在蔡斯的身上,道:“老四,你回福建去,到老家那里,管着咱们家的庄子,各房的子嗣也都由你带去,福建路那边老夫有几个门生,你和他们好好地交往,汴京城的事,你不要理会,也不要管,安生过日子去。”

  蔡斯愕然,以为蔡京要逐走他,立即跪下,道:“爹的身子骨这么差,儿子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去福建?儿子宁愿留在福建陪着爹。”

  蔡京沉声道:“你认我做爹,就听我的话,叫你去就去,不要耽搁,明清早就走吧。”

  说罢,向另一个儿子道:“老六,你年纪最轻,也是最不经事的,在汴京城里闹了多少飞狗跳的事,若不是我和你的兄长们护着,谁知道会成什么样子?你也随你的四哥走吧,到了福建路那边,不要再胡闹了。”

  接着,蔡京的眼眸慢慢阖上,道:“还要叮嘱好府上的人,要慎言,有人说起郡主的事,谁要是敢胡说什么,立即打死。绦儿,这个时候你为什么没去部堂那边?”

  蔡绦道:“父亲这个样子,儿子怎么好去?已经叫人去告假了。”

  蔡京摇头道:“不要告假,要沉得住气,我这把老骨头一时还死不了,你该去部堂的时间,还是要去;省得让人猜疑。”

  蔡斯在下头有气,以为是蔡绦说了他的坏话,才被赶到福建路老家去,闷声闷气地道:“有什么可猜忌的?又有谁敢猜忌?”

  蔡绦拿出兄长的样子训斥道:“老四,你胡说什么?父亲的话,咱们遵着办就是。”

  蔡斯心里想,就是你会讨好卖乖,心里更不以为然。

  蔡京摇了摇手道:“都下去吧,让我养养神,你们在这儿,反倒让人不安生。”

  接着,几个兄弟只好一起退出去。

  整个蔡府,笼罩着一股肃然,当天夜里,便有几个主事指使着下人们开始打点一些家当,各房那边,也都亮着灯,有人懊恼有人着急,这个时节,汴京的夜里已经冷了,一层薄雾笼罩在这处大宅邸里,偶尔会有人影提着灯笼出现,都是窃窃私语地说:“老太爷多半是要料理身后的事,看来咱们蔡家,是真的不成了。”

  这些话,当然只能在私下里说,便是府里的下人,都说老太爷没有了几的活头。

  …

  第三章送到,今天更新得比较早,有鼓励没?
上一章   娇妻如云   下一章 ( → )
腹黑君王的夺1895淘金简明月华时代惹了娘亲你死唐朝公务员媚公卿混在明朝当书农夫-山泉有打造和谐大宋曹贼
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最新更新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娇妻如云,本章内容为第五百九十七章蔡府里的窃窃私语的全文阅读页,娇妻如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娇妻如云最新章节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与下载,尽在买外围足球网站哪个好。